往事层层, 院里观天.

2018-01-22 字号:

人的一生其实很新鲜,你会住过很多地方,你会经历很多事情,你会认识很多人。

回首过去,不必复杂,简单叙述。

往事层层,回忆如洋葱,层层剥落,点到为止。

1

我是一个怕狗的人,熟识的朋友都知道我这一弱点,偶有争执,甚至以狗威胁!就拿上两天的事儿说,我一哥们儿在菜市场做水果生意,那天我去买橘子香蕉什么的,完了他不在,结账时他妈妈非要和我太极推手,才一回合他家看铺的狗就杀了过来!阿姨也知道我怕狗,索性让狗逼着我提东西滚蛋。认怂,我也只好满载而归…

我为什么会怕狗,我自己也不明白..过去朋友们帮我分析,非说我打小被狗咬了,可我根本没有被狗咬过,被狗撵过倒是有一回,那会儿还挺小,小学二年级吧,可这事儿我记得清清楚楚! 你要问我,过去学校教了什么?我能跟你玩九年义务失忆,跨学校大门里,我就失忆了,好嘛!国家九年白给我教育了。但你要问我这类事情,你坐下喝杯茶,砸个核桃,我就把十几年前撵我的狗画出来给你瞧。

记忆中的天气,总是那么美好,蓝天白云,空气清新,可见度还高,我背着小书包也高高兴兴地上学校。学校跟一座公园是邻居,挨着肩膀靠着,很近,撵我的那条狗,当时就趴在公园门口,似睡未睡。平时这一片儿,从来没有狗,我也没有见过它,瞧着眼生,我继续蹦蹦跳跳地上学校,走到公园门口我一看见它,我就蹦不起来了,我本能的感觉到恐惧,我一边盯着它,一边稳稳的向学校走去。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狗突然抬起头,然后盯着我,陆陆续续上学的还有其他小朋友,可它就是直勾勾盯着我,突然它没有预兆地起身,向我走来,我已经不再直视它,也不敢直视它,用余光监视它一举一动,突然!它改小跑了,我心里大叫:不好!撒开两只小腿,拼命往学校大门里颠!狗一见我奔起来,立马小跑变冲刺了!我边跑边回头,瞥了一眼,我就疯了!狗笔直地向前伸长着头,整个身体俯身前倾,像一支箭似地,贴着地面向我射来!恐惧已经开了锅,肉体开始发生各种奇妙的变化,我的心脏感觉失重,瞳孔开始放大,头皮发麻,我并不想叫救命,我还没疯到让身边这些和我一样三拳头高的小青蛙,救我!自救是我唯一的希望..

心脏的加速,使得血液快速流动,我感觉到了无穷的力量,我玩命地狂奔!周围的一切变得很慢,安静..蓝天白云,空气清新,小朋友们背着书包向学校走去…要不是书包里的文具盒,一直哗哗作响!我真以为在做梦。我被狗撵的快到学校了,摆在眼前的有两条路,一条是冲进学校,但不知道狗会不会也杀进校园里,校园一马平川,只要它进来,我必死无疑!另一条是学校门口的法国梧桐,这棵树比我岁数大多了,树干粗壮,根深叶茂, 最主要的是,这棵树是斜的,倾斜的厉害,四十五度这样,并且斜坡直对着我,如果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那么我就可以躲在树上了,可我要冲不上去,摔在地上,它也不会舍不得撕吧我!

“呜..!”一声低沉地嘶吼,把犹豫的我叫醒!我回头一看,哪儿轮到你考虑啊!狗已经龇牙咧嘴杀到我屁股后面了,它张开大口,朝着屁股杀来!我咬响了牙齿,屁股拼命向前一撅! “咔!” “死狗!滚!” 耳朵边同时响起两种声音!

我站住了脚,狗也没了,学校和公园交界处一位摆摊的妇女向我走来。心脏放松后,神经开始迟钝,感觉周遭的人都走的很快,有人看我,有人不看我,我知道我没有受伤,因为我听见“咔!”的一声空响,我很高兴,我不用去打针了!和怕狗一样,我惧怕打针,并且俩样很容易联系一起。我整理一下书包背带,继续向校门走去,到门口了,我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拉住,她熟练地将我背身,自然的扒下我的裤子,使我的屁股,在学校门口暴露给全校师生干部,以及过路群众欣赏。

“没咬到” 妇女说了一句,提上我的裤子,并把衬衣理好塞了进去,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这次事情之后,我对狗的恐惧其实并没有增加多少,反而对狗的厌恶程度开始暴涨,我恨啊!让我出了这么大的丑!所以家里从来不许养狗,可大概就在一年之后,家里开始养狗了。

2

父亲正值当年,在资源和情势大好的环境下,承包了县计生委指导站的食堂,我们卖掉了房子,举家搬迁到了指导站的大院,比机关大院次一点的,食堂大院里。

大院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前几年开车路过那儿,我下车后走到早已生锈斑驳的大铁门前面,朝里面望去,满院子的回忆闪现眼中,久久不去。直到一个穿着睡衣坐在木头凳子上,一边带小孩,一边在大红洗澡盆子里洗衣裳的妇女和我说话,我才醒过神。

“你找谁啊?”

“不找谁,看看,这院子不大啊…”

“我们家院子大!”在一旁自娱自乐的小孩突然插嘴。

我在当时回去的路上,想明白,从前我小院大,现在我大院小。

就在我记忆中的大院子里,有很多房间,一间是吃饭,一间是吃饭,另一间还是吃饭,除了自家睡觉和服务员睡觉的房间,加上那个一半露天的厨房,剩下的都是用来吃饭的房间。

大院每天中午和晚上,都会出现很多来吃饭的人,非常热闹!特别到了星期一这天,大院里那是人山人海,每到这个点儿,永远都是我放学回家的时间,每次我都随着人潮涌进家门。我回家吃饭,他们来开会,当时我并不知道,这帮人都是乡下来的干部,他们每个星期一来计生委开会,完事儿了,就到指导站食堂大院吃工作餐,搞的年幼的我一直以为开会就是吃饭。

人多了,手就杂了。承包的食堂一天天红火,领导,吃客,工人,护士,送菜的,送肉的,收费的,收废品的…形形色色,络绎不绝。父亲让人把那扇全透光的大铁门,通体刷成银色后,开始考虑养只狗了。

养狗的事情从来没有人和我商议过,确实也犯不着。我在一个星期天的上午自然醒来后,向院子里张望,看见母亲和一个乡下来的表姐蹲在院子中央,我本能的感觉到,她们在抚摸一只狗。我在廊檐下平行的向她们走去,和她们垂直后一只狗果然出现在我的眼中,身黄腹白,尾巴翻翘,很普通的一只土狗。母亲唤我过去,我有点害怕,狗侧身睡在地上,阳光晒得它眯虚着眼,它没有抬头看我,我也不感兴趣。

“凤儿,它叫什么名字啊?”母亲问表姐。

“没有名字,狗有什么名字,就叫狗”表姐抬头回答。

“瑞麒,你过来!你帮它起个名字吧!”母亲高兴地叫着我。

“叫怪兽吧!”我头也不回的回房去。

狗到家两天了,很听话,并没有扣住,也没有乱跑。院子里的厨师,服务员对它的评价都不错,我认为是大院里伙食太好了,一乡下的土狗,吃过长鱼老鳖麻辣鹅嘛!但它的品行确实很好,好的有些洁癖,院子里很空旷,西南角尽头是厕所,厕所前面是一排下水道渠,上面是一块块水泥板格子,有几块已经翘了起来斜插在渠里面,我经常在那儿大小便。它比我讲卫生多了,它从来不在院子里大小便,它有固定厕所,大院对面是指导站的两个大仓库,不常有人使用,门口有一大片空地,上面碎石杂草,青苔满地,附近小孩会在那里方便,就和我们家狗一样。

院里大伙和我都很好奇,它应该快有一岁了,一直生活在农村里,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怎么那么有素质啊!正聊着,人要出去上厕所了,只见它俯身钻过大铁门,抖两下土,然后小跑到对面仓库的空地里,扶着一块大石头,尿了一泡,再回来,钻过铁门抖两下土,继续安保工作。后来,它胖了也就一个月的时间,再也钻不过大铁门了,它就等服务员早上从宿舍里出来,然后叫她们开门,再上厕所。

狗到家快半个月了,房子也分配到手了,过的很开心,状态很好,工作积极,对我也很客气。上学了,它摇尾巴再见,不叫。下学了,它摇尾巴欢迎,不叫。我也不喂它,每天还是三点一线,我行我素。

3

我是九十年代生人,前些年说的脑残,就是指我们这一批人。国策号召,父母早年都在事业单位,况且我现在成长在计生委大院里,所以我是一个标准的独生子女。和我一样,同时代的孩子们基本都是独子,我们生长在城市,小的时候基本没有朋友,都是自己跟自己玩儿,比如我住在新华书店对门的时候,就经常自己到书店里看漫画书,这也是我的娱乐方式。我们其实,并没有社会报告中写的那么寂寞,但对玩伴的渴望还是有的。像我们这个年代的小男孩,通常的偶像,崇拜者,并不是那种影像中常见的角色,而基本都是家族里面的大哥。那种比我们大个六七岁,至十一二岁的青年男性,大少了不行,没有那种力量的巨大差异感,大多了也不行,那就成了弱化版的父亲了,十分无趣。

小学的时代,我们经常在班级里各自吹捧自己的大哥,其实都不是亲大哥,但真是亲大哥,绝对不会去吹捧,亲戚还是远来的香。

我们总是不停的争论,不停的去说服对方,自己的大哥才是最牛逼的。从身高体重,比到相貌气质,武功等级,比到学习成绩。我哥有钱,你哥漂亮,他哥善打,一班级的小弟们,谁都不服谁!经常喊着喊着,就变恼了,甚至大打出手。我也有大哥,也经常干出这事儿。

我打小个子不高,左右都是女生,但后面坐了一个比我还矮的男孩,他长得不好看,总是鼻涕快到嘴里又吸了回去。他也有个大哥,当然不是亲的,大概在中学念书,他性子很急,说话又快,好似一支快引信的小鞭炮。常常和我比大哥时,发生冲突,然后由对吹变成对骂,他骂的很快,花样又多,经常刷新我的词库,比如他形容一个人黑,怎么黑呢?是屁眼沟的黑。总之他精通各种骂功,我是骂不过他,但我知道他的弱点,他性子太急了,想象力又丰富,很喜欢屎盆子朝自己头上扣。比如一个回合,他骂了我十八句,我只要说“反弹!反弹!”他就急的不行了!再一个回合,他骂了我二十八句,并且最后加了一句“反弹无效”!可我只要把手交叉在胸口,笑眯眯的对他说“双倍反弹,破除无效!”立马他就疯了,然后就是打架。我敢这么做,是有底的,因为他打不过我。可有一次,我真是差点被丫给收拾了。

因为大哥最强之争,和小弟之战,我们变得对立,在学校水火不容,在家里他住的又离我很近,最终在澡堂子里,我彻底激怒了他。因为互相住的不远,所以在离彼此两家不远的澡堂子里相遇了,冤家路窄,开始见面都装作不认识,俩人都是父亲带去的,等脱衣服的时候,我就觉得这家伙不对劲了,别别扭扭,慢慢吞吞,被他爸在屁股踢了一脚,骂了一句,才慢慢脱去鞋子衣服。大人们都先进去洗了,我光着身子套着比我脚大出一倍的拖鞋,也准备进去,我正想着这家伙磨蹭什么呢,突然!我知道了答案。这小子六指,而且两脚都是,我说你捂什么呢!我们还是没有说话,但之后他一直看着我,我看到他可怜的眼神,祈求的目光,卑贱的微笑。我没有理他,我知道他想向我示好,希望我能够保守秘密。我们先洗完了,要走的时候,他很想找机会和我说话,可我故意不停的跟父亲瞎扯。出门的时候,我突然调头对他说,“明天我就告诉大家!”我走了,他哭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郁闷的不行,班里同学一连说了他几天,邻座的女同学们,只要他一有动静,立刻表现出浮夸的害怕,然后就是挤在一起,嘻嘻哈哈的笑。

我开始后悔了,我是一个善良的孩子,我第一次感觉到了人性中的丑恶,一张张可爱孩子的脸,一颗颗势利丑陋的心。在这小子被排挤的时间里,我主动向他示好,可他看我的眼神实在可怕。他情愿摇尾乞怜,换取其他同学不怀好意的理睬,也不愿意理会,我这颗知错真诚的心。我很委屈,一连几天茶饭不香,但他报复我之后,病就好了。

又是一个周末,我在大院附近的小店里买小浣熊干脆面,我需要里面的水浒卡片玩。正好这小子走了过来,他有时也会来买,我正拆包呢,没在意他。突然!一只有力的手臂把我推在小店门口的墙上!手中的干脆面也掉在了地上,我看了一眼,里面的卡片我绝对是有了,心放下了,立刻又紧张起来,我知道我快要被揍了,这小子站到我身边和我说话,气焰极其嚣张,我第一次看到他这个样子。

“你不是厉害嘛!你不是性的嘛!啊!说话呀!你!”

“你不是能打架的吗!来啊!我大哥来了!你和我大哥打啊!”这小子已经快熟了,跟我们家厨房蒸的螃蟹一样,通红!冒气!

刚才推我的手,现在正攥着我的衣服领口,我很害怕,我一边看着他,一边听那小子介绍。显然,今天来堵我的是这小子的大哥,就是平时在班级里一直和我大哥较量的这小子的大哥。今天算是遇到真人了,我还从未见过班级里其他同学的牛逼大哥。这位大哥,不知道是这小子那个亲戚家的,身材不高,看起来壮硕,因为我才三年级。他一身二中的校服,顶多初二的样子。

“就你骂我的啊!”中学大哥开始训我。

“我没有啊?”我一头雾水,一脸无辜。

“没有!还敢说没有!”中学大哥开始暴躁。

“我本来不想找你的,你骂了我好几天了!我今天才来找你!”中学大哥指着我的脸说。

“我真的没有骂你!不信你去问我们同学!我发誓没有骂你!”我开始着急,我感觉到了无比的冤屈。

“他到底骂没骂我!”中学大哥对着弟弟问。

“…骂的!”弟弟说完有些紧张。

“真骂假骂的!”哥哥追问。

“反正,在学校骂过..在学校里骂过一回”弟弟原来嚣张的气焰彻底没了。

“我没有骂!真的!”风向变了,我急着为自己辩解。

“你以后注意点!”中学大哥走的时候再次用手,指了我。

哥哥弟弟回去吃饭了,我也慢慢向家里走去。我要报仇,我要报仇!我的心里愤怒无比!刚才的害怕一扫而空,我也有大哥,我大哥在县高中读高三,比你大哥大,比你大哥高,比你大哥厉害多了!你大哥那个熊样!我开始策划这事儿,想了很多,计划丰富,脑海里,刚才的中学大哥已经被我大哥揍得不成人形!那小子也是!我要亲自动手,我不再同情他了!

吃完饭,我准备去找我大哥,我得带点东西去啊?我想着。就像晚上来吃饭的那些叔叔们一样,晚上那些人跟白天那些人可不一样,他们都是特别的人。总之,我得带点什么,我从仓库里拿出两瓶健力宝握在手里,向大姨家出发,走到门口,我突然想到了大姨,我站住了脚,回到仓库,我把健力宝放了一瓶回去,自己开了瓶坐在院子里喝,这段恩怨,也就这么过去了。

4

成年之后的我,有许多的朋友。我们真诚相待,每一位朋友都是我人生路上的财富,因此我很幸运。可童年时期的我,并没有朋友,在年少的独生子女身上,这也很正常,况且还是学习成绩还不好的独生子女。可终究,我的童年还是出现了一位。

搬进大院后的我,开始的生活不算丰富,奥特曼我已经不想再看了,雷欧也就那样吧,还以为能相伴到老。拳皇,七龙珠这类的漫画我还没有见过,关于小说,那不在书中交代,三年级的我基本不识字。我这个文盲,除了每天放学看看动画片以外,就是看碟片,那也动画片。当时,父母太忙了,没有时间照顾我,他们拼命挣钱,没有精力去监督我的学习,对我放任自由,母亲让租碟片的老板,拿了很多动画碟片,我一人经常窝在包厢内,看猫和老鼠。吃饭的时候服务员就把饭给我端了进来,客人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晚上过来吃饭的,从来都是干部,菜品很好,但我一点都不在乎。

有一次,我差点有了朋友。班级里的小白是双职工家庭的孩子,因为在学校踢鸡毛毽,我们产生了良好的友谊。小白在星期五的早间操时,告诉了小红,小胖和我,他今天生日。他的妈妈已经答应他,可以邀请这三个小伙伴晚上到家里给他过生日,听说家里布置的非常漂亮,蛋糕很大,零食很多,还准备了玩具送给我们三个。

那天的上午是我最开心的时刻,我利用课堂时间,做了当天晚上的全部想象,我很幸福,呵呵了一个上午,转身看看那三个,相视一笑,也都没上好课。

中午放学,片刻我就飞到了家门口,狗正好在门外尿尿,我心情大好,冲着它大叫,小黄!小黄!小黄狗!然后飞进大院去找母亲。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还是滔滔不绝的和母亲重复着今天上午的事情。

“我要去朋友家里吃饭了!人家!特别!邀请我去的!”

母亲笑着对我说:“现在就有人请你吃饭了啊!不得了,不得了!”然后向我碗里添菜,“多吃一点,乖。”

“这有什么好吃的!我要留着肚子,晚上吃大餐!”

“那你再啃个螃蟹,听话。”

“螃蟹算什么!晚上有,大..!蛋糕!”

中午的午休时间,第一次那么漫长,平时都是不够用,起床的时候经常会赖在床边,再依一会儿,再倒一会儿。今天!实在是精神抖擞!怎么也睡不着觉,我在小床上游来游去,时而床头,时而床尾,活小蛆一个。

终于熬到点儿了!我麻溜地塞上鞋子,抓起书包就往院里跑,狗一见我出来,汪汪汪!大叫,围着我开始转圈,哈哧哈哧,伸舌头摇尾巴,我心里有事儿没在意,风风火火向学校赶去。

下午,罗里吧嗦的几节课也顺利过去了,一下午我都参加了三十多遍小白家的生日聚会,课桌上的课本一直是第一节课的,动都没动。放学时班主任布置的周末作业,我压根就没听见,管他呢!少爷我晚上有一大事儿!

放学的路上,我,小胖,小红,围着小白,一路载歌载舞,欢声笑语,引的周围人群,男女老少,司机民警,纷纷向我们看来。越看!我越得意忘形!

终于,我们到了小白的家。小白家原来就在我们大院的路头上,我心里想着以后我要经常来找他。

换了鞋子,我们都进了二道门,他的妈妈出来迎我们,我们的眼中出现了,事业单位典型女职工的形象。

“阿姨好!”我摆出一副,我这个年龄段最合理的那种脸。

“哎!小朋友们好!”他妈妈亲切的跟我们招呼。

我看了一眼小胖小红,俩笨蛋,一点社交礼仪都不懂,我心里非常得意。

“谢谢阿姨!”我再次甜甜地一笑,完美。

“哎呀!这个小朋友真懂礼貌,你们都要向他学习哦!”

小胖和小红互相看了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心里已经得意到了极点!风头已经完全压制他们。我现在是成长在机关大院的孩子,礼貌是家长给我的必修课,当时的计生委是什么单位!县里领导干部天天在我们家吃饭,吹牛拍马,奉承客套,话里有话夹枪带棒,我是耳濡目染。虽然那会儿我还不识什么字,但心法口诀我早已领悟—人都爱听好话。

可年少啊!毕竟不知成人世界如此现实复杂,接下来的一切,使我在未来路上受益匪浅。一次挫折,成长三年。

5

我已经停不下来的跟小白的所有亲戚朋友,爷爷奶奶,每人打了一遍招呼后,终于累倒在小白的房间里。小白妈妈拿来水果和零食,给我们几个小朋友吃。

“你们上次期中考试都考了多少分啊?”小白妈妈推了推眼镜问我们。

我向来对关于学习的问题,不在意,也不关心,除了在学校,在任何地方,从来没有人对我提出这样的问题,今天还是头一回。

小白妈妈掰开一个果冻朝嘴里塞,我发现她的牙齿很丑,横七竖八,乱七八糟,显得人很坏。

“小白上次数学考了93分,被我一打,好几道计算题都是粗心大意!”小白妈妈吞下果冻对我们说。

我心里突然出现一种莫名的感觉,我从来没有被父母打过,更别说为了学习这种小事儿,考了93分还被打啊!好可怕的妈妈。

“你考了多少啊?”小白妈妈问正在玩卡片的小胖。

“我数学考了95分,语文考了85分。”小胖继续玩卡片。

“你语文没有我高!”小白拿着卡片对小胖说。

“考的还不错!小白!人家数学可比你要高啊!”小白妈妈开始剥一个香蕉。

“你呢?小姑娘,你考了多少分啊?”

小红正在聚精会神地看动画片,她两只大眼睛,牢牢地盯着电视机,听到问话,才把小脸向小白妈妈方向转。

“语文100,数学100。”小红的脸还没有调过去,就被电视机给拉了回来。

“哎呀!你真棒啊!”小白妈妈突然挥舞起香蕉,触电似地震了起来。

“小白!你以后要多跟人家学习学习!以后放学动画片不许看了”

“唉呀!我不要!你上次说可以看的!”小白开始对妈妈抱怨。

“上次的目标太小,你期末考试,两门都过95分,我就给你看!”小白妈妈一脸严肃。

“唉呀…唉呀..我不要嘛..”小白对着妈妈哼哼唧唧。

“你今天不要太麻木噢!这么多人!不要被我打!”小白妈妈突然变脸。

小白害怕地低下了头。

我整个人还处在刚才的兴奋之中,还没有完全出来。电视看不安稳,玩具也不想玩,我一直在听他们说话,因为我知道迟早要问我同样的问题,我早已准备好礼貌的回答。

果然,小白妈妈啃着香蕉转身看我。

“你考了多少分啊?”

我能察觉到小白妈妈目光中的期待,因为我打进门,就一直表现得非常好。我不能像小胖一样,玩着卡片和大人说话,也不能像小红一样,不看着大人讲话。我要端端正正地,看着阿姨,礼貌的回答。

“阿姨,我语文考了59分,数学考了48分。”我甜甜一笑后,还眨了眨眼睛。

小白妈妈一愣…

“那你这成绩不行啊,倒数啊?”小白妈妈脸色又变了,变得很怪异。

我想,是我不够礼貌吗?我又一个甜甜的微笑,并且加了一点天真和傻 “倒数第六!阿姨。”我可爱的用小手比划出六。

小白妈妈面无表情,把手中的香蕉皮丢进垃圾桶。

“小朋友啊,你早点回去吧,天晚了你家里面大人会着急的。”

我的微笑突然死在了脸上..我不能算作聪明的孩子,但这点儿眼力劲儿还是有的。这是撵我走啊!我顿时失去所有安全感,这房子我一刻也不想再待了!我感觉到了威胁,面前这个相貌普通的女人,比撵我的那条狗要凶恶的多,比欺负我的中学大哥还要吓人。

我默默地走到房门外,客厅里的人们都在高兴的谈论着什么,没有一个人在意我,可就在刚才,这里每一个人都夸我来着…一个冰冷的黑影出现在我身后,那是小白的妈妈催我快点离开。我安静地走到了门口,弯下身换鞋子,小白跟了过来,问我干什么去?他妈妈告诉他,我的家离这儿很远,必须快点回家。

小白对他妈妈说,我可以打电话回去,晚上我家里人可以来接我。他妈妈没有理他,看到我已经蹲在门外换鞋了,直接撞上了大门。

6

太阳,快要落山了。阳光一点一点的抛弃天空,抛弃大地,抛弃我。留下的黑暗,冷寂,把我们关了起来。

我迟缓地提上鞋子,慢慢地站了起来,我扭身朝紧闭的铁门望去。我看不见,也听不见,可门里灯火辉煌,觥筹交错,大人们笑着,小孩们叫着,啤酒‘嘭!’的开瓶,可乐在杯子里嘶嘶冒泡,以及刚刚上桌的菜肴…门里的一切,躲过了我的眼睛,鼻子,耳朵,直接放映在了脑子里,挥也挥不去,关也关不了。一门之隔,悲欢两极。

茫然自失的我,低着头,两只小手各自握住肩上的书包背带,向外面的街道走去。我走的很慢,磨磨蹭蹭,我已经厌恶这里了。抬起头,眼前尽是旧楼灰墙,破旧的楼道,斑驳的天花,一辆辆发锈的自行车,肮脏的垃圾池,总之这里的一切,都让我感到不舒服。可我还是没能控制双腿快速离开,我在犹豫,我在期盼,我幻想着小白妈妈能够把门打开,让我进去,我会不计前嫌的。

当然,门没有打开。我心里很清楚,只是停止不住幻想,因为我觉得自己没有地方做错。年幼的我,显然想不明白这件事儿,在儿童的成长过程中,就是要向成人去谄媚。小学时代的孩子们,能有多少,自我主观成长意识,拿开那些调皮捣蛋,贪玩厌学的小朋友不谈,用那些学习优秀,才艺多方的孩子去看,那也都是去向成人谄媚的结果。一个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他不可能知道,我要通过学习,为我,为国。通过学习才艺,去实现自己的艺术追求。归根到底,这都是一次向成人世界的谄媚。好比幼儿园的小朋友,一到逢年过节,就在家族长辈面前去背诵古诗,圆周率,表演歌舞杂耍什么的,然后后者大加赞赏,大人孩子在感官上,同时得到了满足。而我当时不知做错什么,也是在这个问题上,没有成熟的认知。因为我也在谄媚,我的彬彬有礼,点头哈腰,逢人就笑,也是一次次对成人世界的讨好。只是当时不明白,供求关系,成人需要什么,确切点说,不明白小白的妈妈需要什么…

7

临到街头,我在一户人家门前的小花园里面,折了一截树枝,树枝光滑笔挺,十分称手。我拿在手里挥舞着,做劈,砍,削,刺..等等动作。小花园里的盆景,蔬菜,算是倒了霉,树剑所到之处,一片狼藉,统统稀巴烂。我不知所以,不能自己,蹂躏着小花园里的一切,我并不觉得愤怒,只是停不下来。直到人家门里出现了动静,方才罢手。

我连磨带蹭,还是站在了街道上,街道的尽头处,大院就坐在那里。我不想就这么回去,大院里但凡长耳朵的,谁不知道我今晚应邀赴宴。我好歹是个个体户的儿子,怎么能被工人阶级笑话。我一边想着,一边想着去哪儿。

去哪儿呢?我又没有朋友,去大哥家?大哥上晚自习呢。去阿东家?二姨夫肯定把我送回去。去书店!对,去新华书店待会儿!我突然很高兴了,心情大好。我调头开始往新华书店出发。

走了两步,我被拦了下来。天色暗淡,路灯亮起,在浓稠的光线下,一只狗站在我的面前。它笔直的站着,伸着舌头,摇着尾巴看着我。这不是我们家的狗吗?你怎么在这儿?我动起身子,前后左右,到处张望。果然,我们大院的服务员小夏姐姐正在不远的前方骑着自行车,向大院方向驶去。很明显她是出来买什么东西,狗是和她一起的,但狗发现我后就过来找我了,她也没在意,以为狗还在自己车屁股后面。

“你回去吧。”我指着越来越远的小夏姐姐,跟它示意。它没有照做,慢慢向我走来,依靠着我的腿,站着不走。我当然不能把小夏姐姐追回来,那我岂不是要坐她的车回家了,这样我就暴露了。

“狗,我要去书店,你跟着我也不方便。”我走在路上对着它说。

它没有理我,只是跟着我一直走,就在我的腿边。我心里清楚,这是要陪着我一起走。普通的狗,每逢主人遛它或是跟着主人去某一地方,必定一路前扑后窜,狗鼻子到处瞎拱,狗嘴瞎舔,遇屎便吃。但它不一样,它陪着我就是陪着我,我能感受得到。

到书店门口了,我在门口看了一下,书店大门左边有一个大的橱窗,里外透光。我把狗领到这里,按着它的身子,使它趴下。

“你就趴在这里,我进去把书拿到这个位置看,这样我们互相都能看见。”我用手跟它比划,也不知道它懂没懂。

我起身盯着它,人往书店里面走。见它没动,我快速进入书店直奔儿童类书籍区。我胡乱拿了好多本漫画书,然后跑到靠门口的橱窗区域,狗还趴在橱窗外面,两眼还盯着我刚刚进去的门口。我笑了起来,铛铛铛地敲打着玻璃,引它注意我。它一听见声音调头就看到了我,它立刻站了起来,咧开嘴伸出舌头,使劲地摇着尾巴,它的表情很像是在笑…

我在书店坐了一个多小时了,我放下手中的漫画书想着差不多该回去了。我看看橱窗外的狗,狗安静地趴在窗外,它发现我在看它,它也扭头看我。在我看书的时间里,我们偶尔也会这样互视一笑。

回家的路上,前方开始出现了愉悦的笑声,空气中也开始弥漫食物的香气,我知道快要到家了。转过路口,大院里的灯亮敞在外面的路上,厨房灶台里呼啦呼啦的鼓风机,大锅铛铛的颠勺,菜入油锅的嗞啦嗞啦…院里到处塞满热闹。

我带着狗走进大门,靠近门口处半露天的厨房里,刘师傅正在忙着。他的脸上布满汗水和油渍,灶台里凶猛的火光把他的脸衬的发红发亮。

“回来啦,瑞麒。”刘师傅挥动着大勺跟我招呼。

“嗯!”我答应了一声,向院里走去。

院子里的包厢都敞着门,里面亮着光,桌边围满了人。服务员们在廊檐下,来回走动,包厢厨房。小夏姐姐,从一个包厢出来,看到院子里的我和狗,冲我们笑了一笑,然后直奔厨房端菜去。父亲正在一个房间和一个送烤鸭的人算账,他摸完我的头后,让我去找母亲。母亲在房间里写着工作材料,见我进门,问我玩的怎么样,然后让我自己洗洗睡觉。

大院里继续热闹着,忙碌着。我蒙在被窝里,两眼眨巴眨巴的睡不着,没有人发现我的异常,没有人发现狗的异常。另外,我俩都还没有吃饭,都很饿。

8

生活继续按照剧情走,我们鸡毛毽子建立的友谊,被小白妈妈彻底给踢飞了。小白和我是正邪不两立,小红小胖也在小白妈妈的劝导下,逐渐走上正道,对我是爱理不踩。但所谓有失必有得,我并不是完全失去了朋友,准确的说,只是失去了人类朋友,而跟一只狗好上了。虽然打了不少折扣,但我还是非常的快乐。

一天中午,我和大家在一起吃饭,我在桌子上主动提出要给我们院里的狗,起一个名字。我高举着筷子很激动,希望大家提出宝贵建议。刘师傅第一个说话了:“叫小朱吧!哈哈哈!”小朱是院里的服务员,长得一直符合刘师傅心意。小朱夹着菜冲刘师傅翻白眼,起了第二个名字:“我看就叫老刘!”说完她冲着桌肚下面的狗,叫了两声“老刘!老刘”…

接下来起的名字,也基本都是这调儿。除了用一桌上厨师,服务员的名字,剩下的就是当红明星,国家领导,最后就是那些,吃饭光知道签字的干部。

我吃完饭就离开了饭桌,再也不想听他们的建议了,我领着狗在院子里面玩,我坐在地上捧着它的脸,越看越喜欢。

“阿黄啊!阿黄!咦!就叫你阿黄吧!”

“汪汪!”

打那儿以后,阿黄就成为了我童年时期最好的朋友,每天放学后我都不再寂寞,周未假期更是快乐无比。

人一旦交了狐朋狗友之后,日子就会变得很好打发。每天瞎忙,尽干些无聊的事儿,哄着自己个开心。

曾有一阶段,我一逮着空就开始训练阿黄,像曲苑杂坛里的马戏节目一样。我试着让它学会很多技能,跳板凳,钻火圈,空中接飞盘,甚至骑自行车…结果,当然是百分之百失败。我开始逐渐明白,阿黄确实只是一直普通的土狗,并没有什么神奇的地方。但阿黄的普通,丝毫没有影响我们之间纯粹的友谊,我们一起无所事事的长大,这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