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那个追我的男孩

2018-02-02 字号:

“1、2、3……40、41、42。”

小米每年夏天坐在窗边发呆的时候,都会数一遍这个数字。

这是42片用纸巾包裹起来的玫瑰花瓣,显然早已枯萎成硬邦邦的样子。暗红色中带着点点土黄,像是时间流逝后留下的斑斑锈迹。

小米将花瓣放回纸巾,小心翼翼地包裹好,夹上一只小夹子,放回了抽屉里。

她知道,这段记忆,无论往哪里锁、锁多深,都是锁不住的——

01

高中的时候,小米就读于一所全市名列前茅的市重点,开始了三年远离父母、一切由自己安排的住宿生活。这对她来说从不存在惶恐,尽管学校和宿舍是一段相隔差不多20钟步行的路程。

“要一杯珍珠奶茶……”夏日傍晚回宿舍的路上,小米驻足买了一杯奶茶,“啊,要不加珍珠的吧,我……缺了一块钱。”她翻了衣兜和钱包,始终没能多出一块钱来,她不好意思地看着店员,尴尬地笑着说道。

“给。”

一只手伸过来,递给了店员一张一元纸币。小米扭头一看,是天宇。

同班同学,但是几乎从来没有说过话。只知道,他和自己一样,也是个住宿生。

还没来得及说谢谢,天宇就拿着自己的奶茶走掉了。

想来想去,小米还是给天宇发了一条短信聊表谢意。

她本身就是一个看上去默默无闻,实际上可爱善良的姑娘。也是因为这次的交集,她和天宇,有了羁绊。每天发短信闲聊成了课余生活的一部分,小米发现这个男生其实很幽默,经常几句话就能把自己逗笑;天宇也慢慢感受到这个女孩带给自己的快乐和感动,那么简单又纯粹。

学期末临近暑假的时候,天宇鼓起勇气表白了。

他喜欢小米。

或许就是从那个夏天的傍晚开始,或许是小米说“你笑起来总让我想到灰姑娘的后妈。”,又或许是每次考试排名一出来他最关心的是语文第一名是不是小米……

年轻时候的喜欢带着紧张和新鲜,天宇在深夜发完这条短信后一整夜都在翻来覆去。

从未有哪个女孩能让自己有这样的感觉,期待、害怕、担心、激动,都糅杂在一起,成为彻夜难眠的理由。小米是他的初恋。

02

放假之前的一次班会结束后,小米陪天宇去了一趟学校旁边的全家。她尾随在他身后,走出门的时候,天宇双手背后,手里拿着一根棒棒糖。小米接过来,竟是自己喜欢的西瓜味。那一刻,他什么都没说,可她竟觉得有点甜。

“以后我跟你一起回家好么?哪怕我只能陪你到地铁站我们就得分开。”天宇说。

“嗯……好啊。”

冬天的时候,小米从地铁站出来,看到天宇站在地铁口等她。风有些大,他低头踱步,却在小米出来的那一瞬间就抬头准确无误地对上她的目光

“走吧。”小米招呼。

这条20分钟的路,走了一年了。

天宇觉得这是最漫长也是最短暂的一次行走。

这一路上他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他一路都两手交叉掰手指,闷头走路。

什么都不说,其实就是想陪着她吧。

风大的时候,下雨的时候,天黑的越来越早的时候。无论何时,小米出地铁站第一眼看到的人总是天宇。

“呀,你换手机啦?什么手机啊?”

“小米的。哈哈。”

……

太多次的二十分钟叠加起来,让他们有了太多除了学校以外的时光。

一起去小米喜欢的店里坐下来吃喜欢的馄饨;

放学路上遇到小米的时候刚买好想带给她的奶茶;

陪小米去店里买文具,看着小米蹲下来仔细找东西的样子发笑;

一起从地铁站出来去图书馆教小米做她做不出的数学题;

周末回家帮小米提着装杂物的包;

分享给小米自己喜欢听的方大同……

有一回音乐课上,要每人独唱一首歌,五音不全的天宇上去唱了一首方大同的《为你写的歌》,后来他告诉小米说这就是唱给她听的——

“如果你心里也能协奏  请你对我轻轻点头”

从住宿的男生夜话里开始,全班都知道,天宇喜欢小米,从夏天到冬天再到夏天,很久很久了。

小米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只能和天宇保持这样的朋友关系,同时为自己糟糕的理科成绩发愁。

03

高二分班后的夏天,也是小米的18岁生日。

天宇约小米傍晚一起去江边散步。

“你还记得去年夏天这时候吗?那天你哭了好久好久。”天宇说。

“记得。”

那天天宇陪小米坐在江边很久很久,帮她擦眼泪。夜风吹来凉凉的,他第一次把手放在小米的肩膀上。小米记得他的指尖有清香的肥皂的味道,只是她始终都没告诉天宇,自己的难过和无奈还是那糟糕的、让父母发愁的理科成绩。

“今年还哭吗?”天宇开玩笑。

“成年啦,不哭啦。”

晚风依旧吹得人浑身放松。

“我觉得你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作家。”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见过最神秘、最真实,也最可爱的女孩,符合我对作家所有的想象。”

小米笑,没想到这个理科男浪漫起来也是不管不顾。

真正的“不管不顾”,是走到宿舍楼下的时候,天宇神秘兮兮地让小米等自己一分钟。待他飞奔下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枝玫瑰。

“看到的,就想买给你了。生日快乐。”

小米接过那支玫瑰。这是她第一次收到别人的花。

所以玫瑰枯萎的时候,她都没舍得丢掉。她一片一片将花瓣摘下,收藏好。不仅是一枝玫瑰,更是一段回忆。

04

高三进入了分班后的新班级。天宇和小米,成了两个班级的人。

只是在路过对面教室的时候会多偷看小米两眼,在小米出来倒热水的时候假装路过。

有一次广播操结束的时候,天宇在楼梯上遇到小米,他轻轻按住小米的肩膀,说“别动”。然后他帮小米翻好了翘起来的衣领。——这是第二次触碰小米的肩膀。他说不上来这是什么感觉,一米八的他和台阶上一米五的她,记忆在这里定格。

高考越来越近,时间越来越紧张。小米和天宇很少再无话不说了,只是小米经常会在熬夜过后的第二天,发现课桌上有一瓶咖啡;在从办公室回教室的路上遇到“有预谋相遇”的天宇。

高考结束后,小米再怎么努力还是补不上理科的短板,考入了外地一所大学。其实天宇一直心有愧疚,他觉得小米的成绩有一部分是由于自己对她的影响。

小米不再联系天宇,因为她无法给他他想要的爱情。他属于复旦、属于好的大学,她们之间也还欠缺那么些“心动”。小米不会去耗她不确定的恋爱。

“你知道吗小米。”毕业的时候,室友含子说,“上次跟你去XXX的时候你说你看中一条手链,很后悔当时没买下来。后来天宇缠了我好半天让我带他去那个地方。”

“早知道不什么都对他说了。”小米假装毫不在意地说着,实际上心里的酸涩已经快满溢出来。

“你为什么不和他在一起呢?他这么好,我觉得你们挺配的。”

“我……”

后来去了外地上大学的小米得知,天宇没正常发挥,没上复旦,他被调剂到了外地一所大学。

这所大学,竟和小米的,在同一个地方。

05

他们再没有联系了。他们觉得彼此对对方怀有的都只剩下了歉意。

小米再听方大同那首《为你写的歌》的时候,她深深觉得,那都是天宇想说的:

“  耳朵借我这几分钟 这首歌会替我说

你在心中怎么形容像荒漠开出花朵

原谅我的指头在颤抖是我把黑键当你的手

如果你心里也能协奏请你对我轻轻点头

……

每次斟酌每个段落是你应得的温柔

每小节的心跳触动想传到你的胸口

也没有一时澎湃悸动却能在深秋细水长流

这世界什么都会陈旧除了你回头的微笑

……

每一天我愿像银河陪伴着夜空

是否你也愿身边永远有我

……                                     ”

天宇给过小米太多的“第一次”。给过她甜蜜难忘的夏天和不一样的18岁,给过她无数陪伴和感动。这些在回忆的长河里闪闪发光,让小米难以忘记也无法忘记。

原来她真的被深深爱过,在一个不敢轻言说爱的年纪。

就像大多数青春电影里都多多少少有些遗憾的地方。实际上在每一场青春盛宴里我们都在学着成长、学着坦然。勇敢去爱的人不怕受伤,只怕爱错人;默默被爱的人不怕辜负,只怕真的错过。

后来我们终究还是选择告别于人海,却再难相忘于江湖。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最好的我们,说出来的和做出来的,从没有哪一刻是违心的。

所以,这大概就是这段回忆锁不住的原因吧。

——“小米,你有过哪些一见如故的经历吗?”

——“高一军训的时候,我在队伍后面看到他的背影,莫名感觉这人以后会跟我有点联系。后来他真的认认真真地喜欢了我两年。”

小米喝了口珍珠奶茶,微笑着回答。

不知不觉,又是一个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