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如烟

2018-02-02 字号:

“诶,老刘啊,听说你儿子大学要毕业了吧。怎么,工作找好了吗?”

“是啊,这不,正忙着找工作呢。我寻思着让他先待在外面闯闯,实在不行再回家来。没想到他说要回来,先在这块打打底,磨练好了再出去。”老刘一边拿起剃头器平稳地推着眼前蓬松的头发,一边应答着客人的问话。

刘伟国经营着一家理发店,已经十多年了。因为手艺好,人又亲和,所以邻近的人都来他这剃头。平时总能和客人唠唠嗑,扯扯家常。

他有一个儿子叫刘城,四年前,考上了不错的大学,今年毕业了。

刘城穿上了新买的正装,打上了领带,拿上公文包,站在父母的面前。原本稚气未脱的大小伙子俨然有了一点上班族的样子。

“你瞧瞧,咱们儿子多好看。”刘母笑得合不拢嘴。

一周之后,面试的公司来了好消息。刘城顺利地进了公司成了一名实习销售。

为了顺利通过实习,刘城每天都兢兢业业去跑业务,接单子,向公司的前辈请教问题和经验。久了之后,刘城的业绩在这几个实习生里名列第一。正所谓枪打出头鸟,刘城的积极惹来了其他实习生的排挤。大家表面上和和气气,私底下却议论纷纷,说些小人话。“他能拉到这么多单子,谁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搞不好人家上面还有人。”无非就是这些酸气冲天的话。刘城也听到了这些闲言碎语,可是他丝毫不加理会,也不去辩驳,或是根本不在乎。

三个月之后,刘城通过了实习考核。为此,刘城一家还出去吃顿好的庆祝庆祝。

隔天,刘城还抽空去参加了高中同学会。

“刘城你这小子,有出息啊。当年还只是个吊车尾的差生,没想到一下子突飞猛进,还考上了好大学,你说这人生啊,还真说不准。我这记得有一句话怎么说的。啊,想起来了,叫苟富贵,勿相忘。”

“呦,董建,你还成文化人了。”引得大家笑哄哄。

“我和你们说个事儿,前些天,我陪我女朋友去美容院,你们猜我看到了谁。”

“你少买关子了,快说。”

“就是咱们班以前的学霸李晓慧。她现在在那家美容院工作。”

“这当年高考完了之后再没见过她啊,怎么,她考得不好?”

“诶,刘城,你和她关系好,你说说怎么回事。”

刘城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盯着那酒发呆。

明眼人一看也不好再问下去,就转移了话题,大家继续有说有笑地吃饭。

只是刘城拿起酒杯,一杯杯往嘴里灌。陈年往事无法克制地出现在脑海里。始终挥之不去。

“喂,晓慧,你知道吗,我查了自己的成绩,考得比预料中的还好,估计能上个不错的二本。”刘城在查完自己的成绩之后欣喜不已,赶忙打电话向他的朋友道喜。

“真的吗,那真好。”电话那头的晓慧听到这个消息倍感欣慰。

“你呢,查成绩了吗,考得怎么样啊?”

“我…我太紧张了,还没敢查呢。”

“哎,没事,你成绩可比我好多了,要不是你帮我,我肯定考不上。说真的,我很感谢你。放心,你没问题的。”

待刘城说完,电话那头却再没有回应。第二天,刘城收到了晓慧寄来的电子邮件,里面明明白白地写了事情的始末。此后,晓慧便断了和刘城所有的联系方式,二人再无相见。

“今天大家都喝高兴了,咱们改天再聚啊,诶,城哥,改天我请你吃饭啊。”

刘城含糊应答着老同学的话,心里早被其他事情占满。

小镇不似城市繁华,灯红酒绿。路边的大排档临近深夜还是生意火热。刘城带着些许醉意,脚步也踉踉跄跄。他正着头,任凭冷风在脸上肆意践踏。

“爸,妈,我回来了。”

看见一身酒气的儿子快要和大地拥抱了,刘伟国立刻上前扶住儿子。刘母听到动静也赶忙来帮忙。

“你看看你这什么样子,高兴也不能喝成这样。”刘伟国责备道。

“爸,谢谢你没有放弃我,一直尊重我,支持我做任何决定。”

“你怎么了,好端端说这个。”

“如果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就好了。”刘城苦笑着说。

刘伟国夫妇被儿子的一番话弄得糊里糊涂,就当是他喝醉酒瞎说了一通。夫妻二人忙前忙后地帮儿子梳洗,换衣服。刘城正躺下,嘴里还念叨着晓慧的名字。

晓慧?刘伟国没想到这么多年儿子居然还惦记着李晓慧。

高考前夕,晓慧的爸爸刚好来到刘伟国的理发店剃头。临近高考,刘伟国就着这个话题和晓慧爸聊了起来。

“高考个啥啊,女孩子家的去读什么大学,以后还不是要嫁出去。”

“你这话说的,现在都什么社会了,读书可比咱们以前重要的多。”

“不管世道变成啥样,女孩子都不好在外面混。老刘,你是不知道我当年有多惨,想着出去谋个营生,结果怎么着,败得就剩一身衣服。你说一个女儿家,你还想要她出去闯吗,我可宁愿我们家晓慧老老实实学门手艺,就在家附近找个工作,过些年再寻个合适的人家好好过日子,安安稳稳的,我就知足了。”

刘伟国听着也知道劝不了他,毕竟还是人家的家务事,也就没再说什么。

没想到,儿子大学都毕业了,还没放下这陈年往事,不禁叹了口气。

第二天,刘城醒来,扶着自己的头,承受着放纵酿成的苦果。他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去上班了。这一天的班,刘城上得筋疲力尽。恐怕是昨晚的酒太烈了,刘城脑子一热,把一个单子搅黄了。之后,不出所料,刘城被上司叫到了办公室劈头盖脸地说了一顿。好在刘城态度诚恳,并且保证绝不再犯,上司才消了气。

自此,刘城一心扑在工作上,决心干出一番成绩。

这次,刘城接手了一个大单子,上司承诺只要他把这个客户拿下,升职加薪不是问题。尽管刘城之前犯过错误,但是只要完成这次任务,那么他的事业就可以更进一步了。男儿的事业心激励着刘城不断地前进。

刘城做好了前期准备,对客户的资料进行了详细了解。充足准备之后,带着诚心来向客户谈合作。

刘城经过这些日子的锻炼,口才得到了很好的提升。眼看客户就快要被刘城拿下了。这时,客户说道:“你们公司开的条件确实不错,我可以看到你们是很有诚意的。但是从我们公司的利益出发,我们肯定要选择一个最优伙伴。我想这你也能理解。我也不想再拐弯抹角,这样吧,如果你们公司能把价格往上提百分之十,我就同意和你们合作。”

这百分之十可是不小的数目。而刘城还不能擅自做主许诺这加钱的条件。无奈之下,刘城只能使出缓兵之计。

“张总,我们公司实在是诚心诚意和贵公司合作,这价钱的事我们一定会好好考虑,争取将利益最大化。您看,过两天再给您回复,如何?”

“那是自然。”

刘城回到公司向上司报告了协商的结果。

“王总,这个客户对我们公司很重要。我想,还是答应他的条件吧。”

“这件事让我再考虑考虑。”

最终,王总勉为其难地同意了这个条件。刘城为此激动不已,想来自己终于拿下这个客户了。可是当刘城准备将这个喜讯告诉张总时,张总却已经和别家公司签订了合约。

“张总,我们不是说好了只要加钱,您就同意和我们合作吗,怎么才没几天就和别人签合同了?”刘城按捺住自己气愤的心情,好声好气地说。

“刘城,我早就说过。我们会选择最优的合作伙伴。虽然你们公司同意了我开的条件,但是也抵不住别家更高更好的待遇啊。况且,我们连合同都没有签过,哪有违约一说。我看你这小伙子资质不错,只是还是太年轻。这样,下次如果有更好的机会,我一定和你合作。”

刘城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心烦意乱。眼看着升职加薪的机会就这样没了。这商场如战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刘城深知自己还是菜鸟一只,只得继续历练。

“张总,为什么您不再向他们公司抬价呢,或许他们会出得更高也说不定啊。”张总的秘书说道。

“更高?他们不过是一家小公司,多出这百分之十已经是压死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们根本不可能拿得出更多的钱。”

刘诚从张总的公司出来,顿时觉得生活变化无常。好在今天是个艳阳天,暂时遮掩了刘诚内心的灰暗。刘诚走在马路上,正烦恼着怎么向领导交代。这时,刘母打来了电话。

“喂,小城,你赶紧到医院来,你爸他进医院了。”刘母带着哭腔说。

刘诚火速赶到了医院,找到了父亲的病房。而母亲则在一旁抹眼泪。

“妈,爸这是怎么了,昨天不还好好的吗?”

“今天早上,你爸说自己有些头晕,我以为他是累着了,就让他去床上躺会儿。结果你爸他就昏了过去。我吓坏了,就和邻居一起送你爸来医院。医生说你爸他脑袋里长了瘤子,可能……”刘母已经泣不成声。

刘诚宛如受到了晴天霹雳,他一时失神跌坐在椅子上。

这时,刘伟国苏醒了,他睁开眼睛看见了泪流满面的妻子和悲痛的儿子。

“爸,你感觉怎么样?”

“小城,我没事,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

刘诚听到父亲用微弱的声音安慰自己,便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爸,早知道这样当初我还不如去学医。或许我还有机会救你。”

刘伟国颤巍巍地伸出手抚摸着儿子的头,眼里满含慈爱。想要说些什么,喉头却像被什么堵住一样。

之后,刘诚向公司请了假,好好照顾父亲。

父亲住院的第三天,刘诚从医院正门出来,准备给母亲买午饭。一个身影在医院门口混荡,好像在朝里张望着什么。

刘诚走进一看,才发现这不就是当年的李晓慧吗,那个自己牵挂了多年的女孩。这时候的她不再是记忆中清秀的学生模样,可是脸庞依旧呈现着淡淡的温柔。

“晓慧,是你,你怎么会在这?”刘诚无数次幻想过与晓慧重逢的场景,却没有想到竟会在这样的境遇下相见。

“是我,刘诚,好久不见。”

“如果当年你愿意见我,或许……”

“过去的事还提它做什么,你忘了我们语文老师老是挂在嘴边的那句‘珍惜当下’了。”晓慧打断了刘诚的话。晓慧收起了笑容,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刘诚。

“刘城,生活就那样,管它是顺境还是逆境,都要好好过,不是吗?”

刘诚看着晓慧的眼睛,此刻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还要回家给孩子做饭呢,就先走了。”

“孩子?你结婚了?”

“哦,我都还没来得及和你说呢,是前年结的。今天时间紧,我就不和你说了。我先走了,你多保重。”晓慧双手紧握着,互相摩擦。极力掩饰自己的情绪。

刘城不曾想多年之后的重逢会如此平淡。或许有些东西早就不会回来了,只是自己一直抓着不放,心存侥幸罢了。

“好,那你也多保重。”

刘诚望着晓慧渐行渐远的背影,感慨万千。晓慧,谢谢你总是为我着想,真心祝福你过得幸福。

二十年后。

刘诚站在办公室的窗前,凝视着远方高楼鳞次栉比。往事如烟,却始终缭绕于心。

“刘总,张氏集团的张总已经到了,现在在接待室等您。”秘书的话打断了刘城繁杂的思绪。

“好,我知道了。”刘城淡淡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