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会重生

2018-02-26 字号:

“醒醒,快醒醒!”

感觉到有人粗暴地摇着自己的肩膀,萧九大喊一声:“干嘛!”

周围人倒吸一口凉气,那些窃窃私语的声音一下子都消失了。

“上课居然睡大觉,你给我出去!”一个老师模样的人气急败坏地吼道。

萧九还沉浸在梦境中发生的一切无法自拔,抹了把脸上并不存在的泪水,就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教室。

看来……原来的世界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萧九望着碧蓝的天空发呆,想起今天一大早起来准备上班照镜子时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变回自己小时候的模样,她就忍不住想问候老天爷的全家。

萧九抬头看到班级前门左上角的牌子上面写着的黑色大字:初二(1)班时,心里已经不单单想问候老天爷全家,有可能的话,她还打算寄刀片过去。

她走进厕所,看着自己小时候的样子,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被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大跳。

原本性感迷人的身材足足膨胀了两倍以上。没错,小时候的她是个大胖子。

身高因为回到小时候也从1米70缩水成1米65的身高,再配上63公斤的圆桶身材,一张肿得面目全非的脸上爬满了青春的痕迹。

她进进出出几次,才真的认命接受现实镜子里的这位大婶就是自己。

她这是造了什么孽呀。

不幸中的万幸还好有老妈的强大基因,把洁白如雪的皮肤遗传到她身上,再加上她现在稚嫩的年纪,肌肤吹弹可破,还好还好……

小时候她可以减下来,相信现在的她也可以……吧。

一想到又要重复当年痛不欲生的减肥经历,萧九强忍住想骂人的冲动,深呼吸在深呼吸,……啊,好臭,她连忙用手捂住鼻子,对天花板翻了翻白眼,忘了这里是厕所了,正准备走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说话。

隔间里,两个翘掉体育课的女生正热火朝天地聊八卦:

“听说上个学期末考试考年级第一还是那个陈曦,明年就是中考了,看来陈曦要连冠年级第一的宝座啊。”

“你说长得帅又聪明,还是学校的校草,还有没有天理啊。”

“对啊。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

她们的对话吸引了萧九的注意,听到所有对话的她,脸上面目表情,但心里已像一锅刚开的沸水沸腾开来。

陈曦。

他是全校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全校的女生都喜欢他,当然,其中也包括她。

前世她能从六十公斤的胖子变成瘦子,他绝对的功不可没。

在一个情窦初开的年纪,喜欢一个长的帅又聪明的男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但是她萧九是这么肤浅的人吗?当然不是。

在小学五年级时,有一次班级要交班费。但是班费却发现不翼而飞了,当时就只有她一个人回过班上,其他人都去上体育课了,所以全班的人都怀疑她。

无论她如何的解释,都百口莫辩,正在老师威胁叫家长,同学起哄,她万分无助时,他站出来拯救了她,找到丢失的班费。

原来是班长在中午吃饭的时候怕班费弄丢了,所以锁在柜子里,他太紧张一下子忘了,才闹出这乌龙。

从此她就芳心暗许,接着便弃而不舍的喜欢了他八年。

那时候的她,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不仅跟踪他回家公车坐过站,还很丢脸跟丢了并且迷了路。

从同学录上把他的电话号码背得死紧,却没勇气去拨而已。

为了和他一起上同一所初中高中费尽心思,绞尽脑汁,不顾一切。

至于情书,天杀的不知道她写了多少封,还特意选了粉红色的,只是每次翘课看他打篮球时对着他的书包却迟迟不敢把情书塞进去。

她怕他对着情书上的大名迷茫的说这是谁啊?

更怕他知道她是谁时吓得连情书都不敢看的逃之夭夭。

在上一世她和他从小学初中高中一直同校,可以说她的整个青春都是这个少年。

但是这样的情况直到高考完后结束了,她亲眼看见他带着他女朋友出现在班级聚会上。

这种昏天暗地的痛让她足足花了三年才平复。

现在她的人生又重来了一次,这一次她还会不会再一头栽下去?

她在心中笑着告诉自己,不会。

她不会。

2

所谓天才,通常意义上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先天的,人家天生聪明没办法。一种就是后天的,名言不是说天才是百分之一的聪明再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

而她属于第三种,得益于穿越返老还童的半路天才。

在中考考试中,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平时学习普普通通成绩中等上课还经常睡觉的萧九以第一名成绩进入全市重点A中。而一直连续第一的陈曦以第二名居于她之下。

这个消息在他们年级还激起不小的风波,但是萧九并没有去理会那些风言风语,不仅是懒得理会,而且压根没时间搭理,因为她刚开学就有人告知她这次的同桌竟然是陈曦。

这该死的孽缘。

课上老师的口沫横飞萧九直接无视,刚睡醒没事干的她又开始滴溜溜的四处打量,一不留神,视线和身边的同桌交汇,他直接用眼尾扫过她,当她隐形。

她冷笑。

她盯,她再盯,她用无比灼热的眼神持之以恒的令他再度把脑袋转过来,看到他眼神带着探究,表情不可一世的脸深吸口气,用口型一字一句的说——“矮——冬——瓜!”

小屁孩,她忍他很久了!

在前世里,长大后的陈曦身高有一米八五,不过现在的他比她矮半个头,所以每天去做早操站在他后面嘲笑他身高是她重生以来最大的乐趣了。

在此期间她成功地让陈曦对她的态度从原先的无视上升到敌视,之后几乎是全年段的人都知道她俩不和。

“小九啊,没事。想哭我肩膀借你靠哦。”她的死党很义气地拍拍肩膀示意她趴上去。

萧九白了她一眼“你吃错药啦?”

死党豪气万丈地一把把她的脑袋摁到胸前,嚎道:“你不用掩饰了,我都懂。整个年级都知道你喜欢上了陈曦。”

萧九瞪大眼睛,“什么?”萧九觉得自己简直要昏过去了,惊讶地问,“什么叫……整个年级都知道?”

“你为了能配得上陈曦,努力减了肥,中学考试考了第一名引起他的注意,为了近水楼台暗箱炒作跟老师说要和陈曦做同桌的事全年级都知道了。”死党把道听途说的消息一五一十地全说了。

什么!?为了他?

怀着最后一丝希望,萧九有气无力地问:“那,陈曦是不是也听说了?”

“全年级都知道,他应该也知道了吧,说实话,他有没有回应你,你们有没有在课上眉来眼去,暗送秋波?”死党眼神发光,偷笑问萧九。

话音刚落,身穿白色运动服的陈曦一手里拿着暗红色的篮球从教室门口走了进来,抬头一眼就看到站着满脸嫌弃看着自己的萧九。

陈曦把球随便一扔,篮球就形成一个完美的曲线,三分球命中滚到了它该在的地方,周围的女生看到了全都一脸花痴的喊男神。

萧九翻了翻白眼,臭显摆。

投完球的陈曦走在三步开外两手插在口袋里不屑的用眼尾瞟萧九。他见萧九没啥反映就直接走过来,到她跟前,站定。

“你干嘛?”萧九搞不懂他想做什么。

“……”他不吭声,皱起了眉头又直接转头就走。

“??”他吃错药啦?

萧九因为成绩优秀,所以当了学习委员,下午的课需要拿资料。中午吃完饭跟死党打了声招呼就去了老师办公室。

来到办公室,走到班主任的办公桌,一眼扫过桌面,没有自己要的资料,她蹲下来看了看,地上也没有,疑惑资料到底在哪里的萧九四周看了遍,正想去找班主任时,突然有一个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看上面。”

萧九下意识的看向声音的来源,一愣,陈曦?他怎么在这里?

陈曦看着一动不动的萧九,定睛看了一会,嘴角一勾问:“怎么了?拿不到?”

“哈?”萧九一脸茫然,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陈曦已经把柜子上面的资料拿到了,伸手给萧九。

萧九下意识的顺手接过他手上的资料,看向他说了声谢谢。

“不客气。”陈曦上下的打量了一下她,眉头微皱,似乎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说的转身走了,留下一脸懵逼的萧九。

?又吃错药啦,平时一脸目中无人,不管闲事的陈曦怎么突然帮她了,难道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

萧九突然灵光一闪,刚才,他从我身上走起来时好像已经和她差不多高了。难道……陈曦那天奇怪的表现和今天的举动,只是为了向她表示……他已经和她一样高了?已经……不是矮冬瓜了??

大汗。

窗外的知了麻雀叫的正欢,萧九偷偷看向认真听课的陈曦,午后的阳光洒在他脸上,泛着淡淡的光晕。

她眨了眨眼,转回头闭上眼深呼吸了一下,快速的心跳才慢慢的平复下来。

今年的夏天似乎还很长。

闭上眼的萧九没有看见她的同桌因为她的偷看,原本面无表情的他脸上突然泛红,嘴角不自然微微上翘。

3

萧九本以为她已经完完全全放下了,即使听到他要结婚的消息,她也能平静应对,可一但想到要和他相见,她所有的伪装不堪一击。

重生前一周,她收到了来自她同班同学的请帖——陈曦他要结婚了。

萧九,承认吧,你还爱他,从未忘过。

也好,这样也好,当亲眼看到另一个女人身穿美丽婚纱向他缓缓走来,当亲眼看到他与另一个女人拥吻,当亲眼看到他与另一个女人交换戒指,也许她就能真真正正的死心了吧,然后彻彻底底的把他忘掉,开始属于自己的人生。

这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

微凉的风拂过她的脸,萧九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回想刚刚梦里的情景,心隐隐作痛,她就是在婚礼前一天晚上睡了一觉,一大早醒来就回到了小时候。

努力挣扎着睁开眼坐直身子,就看见眼前单手撑在桌子上的陈曦,眼睛微俯看她,那张漂亮的脸逆着光,看不清表情。

他眼神专注,静静地看着萧九半晌,突然他轻轻地问,“喂……你为什么哭了?”

哭?

萧九伸手摸摸脸,摸到那上面还来不及风干的泪痕,“啊,可能是因为作了个噩梦吧。”

她笑着擦干眼泪,“梦见一个很讨厌很讨厌的人。”

“……”他撇撇嘴。

萧九一把捏住他红润光滑的脸颊。

“你干什么!”他惊怒交加地瞪她。

“没什么,只是突然看你很不顺眼罢了。”

陈曦本来想挣脱的身子,突然一顿,也不挣扎了,为了让萧九方便捏他的脸,似乎还微微靠前。

面对如此乖巧的陈曦,以大欺小的她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坏人,不说话默默的把捏他的双手放下了。

萧九看着那张英俊好看的脸被她的双手捏出红印,干笑道:“虽然有点红,但是挺对称的。不影响你的花容月貌,不是,我是说你的英俊相貌。”

陈曦没有说话,目光炯炯有神的看着她,她被他看得很是尴尬,正想说些什么打破这莫名其妙的氛围时。

“我感觉你莫名地很讨厌我,为什么?”陈曦皱眉。

“有吗?你想多了。”萧九左顾而言他,“最近学习压力太大了,你可能产生错觉了。”

陈曦沉沉的黑眸就这么低头认真而专注地看着她,“是吗。”

“是啊是啊,现在几点啦?”萧九想找个借口闪人。

“六点了。”陈曦一眼就看透她的意图,倒也没阻止,只是挑挑眉,伸手看了看手表。

“啊!六点啦,都六点了。我得回家了,再见啊。”萧九的演技十分浮夸。

“萧九,你来咖啡店只是为了睡觉?”

也许是因为萧九拙劣的演技或者其他的什么,看着眼前的萧九,陈曦嘴角淡淡一笑。

诶,对了。她来这里是干嘛来着?

不对,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萧九若有所思看着陈曦,“陈曦,你是不是跟踪我。”

4

重生前萧九因为暗恋陈曦八年,对他的性格爱好习惯禁忌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分分钟都能背出来,又怎么会不知道他对咖啡过敏呢。

一个对咖啡过敏的人出现在咖啡店怎么说都很可疑吧。

“……”他原本漫不经心的眼神突然一愣,有些尴尬,却不说话。

就在陈曦下定决心准备要说什么的时候,萧九突然打断了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

“今天有人在我的课桌里塞了一张纸条,说有事需要我帮忙,事情重要紧急,希望我不要告诉别人来这家咖啡店等她。”

陈曦原本豁出一切要告白的时候,突然被萧九打断,正要生气,又听到萧九的话,皱眉深思转而忘记了要告白的事。

“这字应该是用左手写的。”纸张字迹凌乱,应该是不想被认出来。

“她叫你等,你就等。万一有人意图不轨呢。”陈曦看着这来路不明的东西,又想到萧九一个人来到这里。这要是万一,那怎么办。

今天他放学看到她走的路线不是回家的路,又想起最近跟那个叫胡天的男生似乎和她走的近,以为她是去见他的,才下意识的跟着她。幸好现在什么也没发生,幸好。

萧九停下动作,狐疑地扫了他眼,开始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你不会喜欢我吧。”

萧九看着他的稚嫩青涩的脸,因为被拆穿脸颊通红,突然陈曦眼神专注,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似乎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萧九惊讶,感叹,“没想到我的魅力居然这么大!虽然你长的很帅,但是我不喜欢和小屁孩谈恋爱,除非你长到一米八,我才考虑考虑。”

他眯起凤眼,蓦地站起来冷冷地说,“我回家了。”起身就要走人。

“那纸条……”

在她的惊叫声中他直接把纸条揉成一团,一甩手精准地扔进他的背包。

拿包,甩头走人。

小屁孩!!!

5

早读完,死党拿着一张电影票塞到她手里。

“干嘛?”

她贼笑,“请你看电影。”

“哟,什么时候想起我来啦。”萧九看了看手上的电影票,还是当时的一部大片。

听说这电影的前期宣传十分浩大,如今是一票难求。看位置还是前排的,价钱可不便宜啊。

她挥挥手,“我吃饱撑了才请你,是胡天,他托我给你的”

胡天是他们班的体育委员,身高一米八,是一个很开朗的少年,笑起来嘴边有两个浅浅的酒窝。最近他时不时的找她问问题,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萧九本想拒绝,这部片重生前她早就看过了,她对看过的片子没啥兴趣。但一转头就发现小屁孩一脸阴郁地盯着她,于是她改口答应……

她都这样了,应该明白她的意思了吧。

周末电影院人还挺多,这片子确实有点实力。

胡天殷勤地提着各种零食饮料,腼腆地说因为不知道她喜欢哪种就干脆每种都买了。

看着他灿烂的笑颜她突然感觉罪恶感深重,努力勾起一个笑容跟着他走进电影院。

等了又等,电影还没结束。已经熬了快一个半钟头的萧九实在撑不住了,她狠下心,还是和胡天摊牌了。

出了电影院萧九正准备去公交站,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一直看着她,她转头去看,没有,难道是她多想了?

萧九感觉此地不宜久留,于是马不停蹄地赶往公交车站,走到十字路口时,她蓦地停下脚步。

一条修长的身影背靠着电线杆。他看见萧九后一步步从阴影中走出来,表情埋在昏黄的路灯下,她看不清。

“萧九。”

他低低地叫着她的名字。

听到是他的声音,蓦然地感觉安心了不少,刚松一口气,突然想起今天她和胡天看电影的事,他莫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吧。

萧九进退不得地卡在原地,只能眼看着他一步步走近。

“我以为你不会来。”陈曦的语气很平淡,却透着掩饰不住的冷意。

萧九咬着唇,此刻竟有种心虚的感觉。

陈曦双手插着口袋,居高临下地看萧九。

萧九低着头不说话,不自觉绞着手上的金属提包。越发觉得她现在就像红杏出墙被丈夫现形逮到的老婆。

月色很朦胧。

公交站附近的十字路口连接着两条僻静的小巷,而他们正站在路口中央,无言地僵持着。

幸好她等的公交刚好到了,她迫不及待的想远离战火前线上了公交,没想到他也跟上来,坐在有一条过道旁边的座位。

整个车厢只有四五个人,陈曦一直侧头看萧九,几次三番地欲言又止。

萧九正襟危坐眼观鼻鼻观心地努力忽略他。

如此,辛苦地熬过了1个半小时的车程后萧九下了车就往家里赶,陈曦不发一言跟在她后面也进了她家那条小巷。

看到家门口就在前面了,萧九回头对陈曦说,“你回去吧,我家已经到了。”

他不理她。

萧九只好沉默,过了一会她又催促,他直接当没听到。

萧九心里急了,这小屁孩不会打算再跟到她家里吧?这几天她爸妈刚好出差的出差,去亲戚家的去亲戚家,他不会想意图不轨吧。

想到这,萧九正要再碎碎念时,他忽然上前一步一把抓住她的肩,将她摁在巷子的墙上——

“你……干什么啊?”

萧九被吓了一大跳,忙伸手抵住他随之靠上来的胸膛。

陈曦下定了决心一般看着萧九,直到看得她浑身发寒后才深吸口气,一字一字地说,“萧九,你听着,这些话我只说一次。”

说,说什么?

陈曦牢牢地锁住萧九的眼睛,矜持而认真地说:

“萧九,我喜欢你。”

“……!!!”

见她吓懵地张着嘴,半天不回话,陈曦不由地恼了,“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萧九脑中一片空白,半天才结结巴巴地说,“老,老师说早,早恋是不好的。”

陈曦怒了,铁青着脸大吼,“你以为我会信你吗!说!你是不是喜欢上胡天了?”

萧九看着陈曦一脸质问的语气,莫名其妙,他有什么资格什么身份质问她,生气大吼,“没错,是的。关你什么事,你是我谁啊!”

他吼地比她还大声,“你说过,只要我有一米八你就做我女朋友的!”

萧九语塞终于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是什么感觉了。

“小九,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就喜欢你了,等我发现之后,你已经占据我所有的视线,我看到你和其他男人说话,就很生气,所以……”

陈曦脸透着粉红,别扭又认真的看着萧九,“我很快就能长到一米八了,反正你迟早会成为我的女朋友,何不早点享受做我女朋友的权利。”

萧九被眼前陈曦认真而迷人的神情愣住了。

陈曦眼眸里映着浅浅的灯光,璀璨又迷人,充满磁性的声音就这么缓缓地响在耳边。

突然一片阴影直接降了下来,挡住了她眼前的光,唇上灼热的触感因没有视觉上的感知而更清晰。

陈曦趁萧九反应不及,舌头直接抵开了她的牙齿。

肆无忌惮,轻咬厮磨,来势汹汹,感觉完全变了一个人。

萧九想推开他,却被他牢牢地箍在怀里。

后来更是被吻得没力气,只能抓着他的袖子,撑住自己。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曦终于放开了她。

女生喘息着,一时半会还没从刚才的亲密中反应过来。

“做我女朋友好吗?”

6

萧九她跑了,动作极其迅速。

 

那天被抢吻后,萧九大脑完全死路,下意识的想逃离那双咄咄逼人的眼睛,于是她使出吃奶力气推开了陈曦跑回了家。

陈曦没想到她会有此举动,来不及反应就被她挣脱了。

周一上课,他们是同桌,抬头不见低头见。萧九本以为他会一直纠缠着她问个清楚,但是什么举动也没有。

萧九以为他终于要放弃了,她那天这么明确的拒绝已经很明显了,以后各找各妈,各回各家,互不关己。

但是接下来萧九就知道她还是太天真了。陈曦不但没有放弃,还变本加厉,但是他很聪明,知道直接问萧九根本没结果。

所以他改变了策略。

风轻云淡,不动声色,处处散发着男友力的爆棚,毫无招架之力。

比如

早上做早操排队的时候,萧九的鞋带散了。她自己还没反应过来,眼前就蹲下一个高大的身影。

随手一打,一个漂亮的结就出现在了鞋面上。然后站起身,姿态懒散地倚着栏杆,墨发微微遮住不羁的眉毛。

和身旁的江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完全无视咽口水的人群和吸气声。

再比如

大课间接热水的人比较多,萧九懒得在走廊人挤人排队,都是等到第三节 课下课再出去接。

但是每到大课间的时候,她上完厕所回到座位,都会发现自己的水壶是满的。

萧疑惑地问死党,“你帮我接的水吗?”

死党意味深长地指了指后边的陆子开。

萧九转过头。

陈曦正靠着墙,懒散地翻着手上的书,眼皮也没抬一下。

“顺手。”

如此这般,毫不避讳,肆无忌惮。

萧九气的脑袋瓜子嗡嗡的疼,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陈曦看着萧九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很是可爱,抑制不住笑意,他掩唇轻轻咳了一声,撑着额角看她,笑而不语。

下课后,萧九出去上厕所。

陈曦跟着她,在背后喊了几声,萧九假装没听到。

于是陈曦走到她身后提着她后颈,脚步停下,眼里都是宠溺的眼神。

“还在生气吗?”

萧九看到他就想到那天被强吻的画面,现在只想远离这个祸害,但是衣服又被他抓着。于是她灵机一动,想到什么,顺势就把身上的校服外套拉链一拉,整个人滴溜一转。

陈曦手上就只剩下了一件校服。

“……”

萧九抛弃校服之后,就一路小跑着回到了教室。

死党乍一看她,吓了一跳,“你不冷吗?衣服呢?”

萧九刚想回答,头顶上方就落下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一下盖在她脑袋上,遮住视线。眼前的光线顿时黑掉。

然后传来陈曦懒洋洋的声音,“在我这。”

她一把把校服掀开。

果然,就看见死党一脸捉奸在床的眼神。

“小九~你的衣服为什么会在陈曦那儿?难道说……”

“她非要送我。”

陈曦坐下来,大长腿随意一伸,风轻云淡,“我拦不住。”

“……”

萧九狠狠踢了一下他的椅子,然后朝死党露出一个温婉的微笑。

“这衣服沾上脏东西了,我不想要就给扔了,结果这孩子一点眼力劲儿也没有,还给捡回来了,真是的。”

陈曦倚着墙,眉毛微挑,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演戏,目光如炬,若有所思。

第二节下课眼保健操时间全部同学都要闭眼做操。

陈曦仗着自己是纪律委员,于是假公济私,坐在萧九前面的空桌上。

萧九不知眼前的一切,坐着椅子前后晃荡,手肘压着桌子,指尖在脸颊上慢悠悠地转着。

睫毛长长,在眼下投下一片浅浅的阴影。

然后几根发丝落下来,散在脸侧。她可能是觉得有些痒,就腾出一只手,划拉到后面去。

结果没几秒,又掉下来。

她再划拉。

然后继续掉。

陈曦微微往前倾了倾身,好像被蛊惑一般。

伸手想把那几缕发丝给她拨到耳后。指尖往前,离她的脸颊大约三厘米的距离。

不知道为什么,又顿了顿。

“…..张开双眼,请到室外活动,或眺望远处。”

音乐声戛然而止。

萧九睁开眼。

一场震惊全班的声音响起。

眼保健操做的好好的,萧九突然连人带椅摔在地上,噼里啪啦一阵响。

刚睁开眼的十八班同学都懵了一下,才向声源处看去。

地上坐着一个垂着脑袋的小姑娘。扶着桌角,旁边是摔得四脚朝天的椅子。

然后他们的记律委员陈曦同学,走过去,在萧九面前蹲下身,声音里居然有几丝心虚。

“小九,有没有伤到哪里?”

萧九垂着脑袋,声音仿佛是从地狱深处传出来,咬牙切齿。

“我真想弄死你。”

“……”

7

“萧九,班主任有事找你,在南楼。”

南楼?那不是在教学楼最南边吗?去哪里做什么?

“谁跟你说的。”萧九问传话的人。

“一个女生,长的普通,没什么印象,她只说了,班主任有点事需要你帮忙,没说其他的。”传话的人回忆道。

“好,谢谢啊。”不明所以,但还是去了。

萧九刚到南楼胳膊突然被人从身后大力扯住,猛地一拉,差点没把萧九给绊倒。

萧九用力一甩胳膊,拧着眉毛转过身,就看到一个熟悉的女生。

瓜子脸,高挺的鼻子,性感的嘴巴,长长的马尾,魔鬼的身材,不愧是校花。

不愧是……陈曦的女朋友,前世的女朋友。

“言梓潼?”

“是我。”言梓潼上下打量了她很久,才点了个头,语气里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萧九,看不出你还有一点手段。”

然后抬起头来直视她,突然妩媚一笑,“连陈曦和胡天这样出类拔萃的人都败在你的石榴裙下,床上功夫不错吧。”

萧九挑挑眉。哟,来者不善。

“想知道我床上功夫好不好,你要不要试一下。”

她眉眼轻挑,拉长尾音,语气里带着挑衅和嚣张。“不过,你不是我的菜,下辈子吧。”

言梓潼的笑容就渐渐消失了,她微微眯眼,抿起唇,神情开始变得凌厉。

从气势上压人。

萧九半点影响没有,双手抱臂,“直接说吧,把我骗到这里,有什么事儿。”

“萧九,我劝你离陈曦远点不然我会很不高兴。”

“哦。那你不高兴了会怎样,我家的企业要破产吗?”小屁孩,姑奶奶她混江湖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上课了,这里本就离教学楼课室远,四周除了她俩的呼吸声没有其他任何声音,言梓潼有恃无恐,微微冷笑,表情不削。

“萧九,你是聪明人。不用我多说,你也知道得罪我的下场,人最可怕的事情就是不可为而为之。我跟你直说吧,陈曦看不上你。”

萧九倚着墙,百无聊赖地点点头,“嗯。”

“我劝你呢,还是离他远一点,不然下次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威胁她?

呵呵。

她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她。萧九弯弯唇,目光落在她身上,轻轻拂过,声音听上去轻缓又温柔,“那怎么办,那他就非要跟着我怎么办呢。”

“他跟着你?呵,你别太异想天开……”

8

“异想天开?”

萧九打断她,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笑意宛然,“上次放在我抽屉纸条的人是你吧。”

言梓潼眼神惊讶,但很快镇定下来,她敛了敛神色,微微笑着,表情上看不出任何端倪,“你在说什么?”

“除了抽屉的纸条约我去咖啡,还有胡天请我看电影,都是你的计划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有证据吗?”言梓潼冷笑看着萧九。

“证据?只要做过就一定会有证据,不然我又怎么会知道呢。”萧九漫不经心地看着言梓潼,微微一笑,“用纸条约我去咖啡店,其实是想给我一个下马威的吧。

我想咖啡店只是一个借口,你的目的是我去咖啡店的途中找人教训我吧,我记得那条路十分僻静,人烟稀少,最适合打架斗殴了。

可惜,那天你看到陈曦一直在跟踪我,寸步不离,你没办法只好放弃了这个计划,所以我在咖啡店一直等不到人。”

“这个故事编的真好。”言梓潼不为所动,一脸事不关己。

“别急,我还没说完。”萧九换了一个姿势靠墙,继续说道,“你和胡天早就认识了吧,你让他请我看电影,其实路上已经安排好了埋伏,但是你又没想到陈曦居然在电影院外面一直等我,功亏一篑。”

“……”言梓潼的眼神开始不安,冷冷地看着萧九。

萧九从身上拿出一个信封丢在言梓潼面前,信封里的照片都洒了出来,上面全是言梓潼和那些混混交易的照片。

证据确凿,无可抵赖。

“如果这些都不够,我还有录音,不过不在我身上,在陈曦那里,你可以去问他要。”

“什么!陈曦知道了。”言梓潼伪装终于全都瓦解了。

“不然,你以为这些照片从哪里来。”萧九摇了摇头看了看情绪激动的言梓潼。

心里素质这么差,她都没放大招呢,说到底还是太嫩了,还要给她好看。

“你犯最大的错误就是事事亲为,这样到处都是你作案的痕迹了。”萧九拍了拍她的肩膀,语重心长。

“你放心,看在你本性还不坏,至少你没有对我没有造成伤害,所以我不会去报警,但是要是我再发现你还是死性不改,那你就乖乖在牢房里呆着。”

说完后,话音一转,“下次学聪明点,有时间多读书多看报,这样审美就会提高,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比陈曦那家伙帅的一大把。”

“小九,你怎么能过河拆桥呢。”陈曦从一个她们那里看不到的死角走了出来,挑了挑眉,看着萧九,唇边还带着笑。

“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他顿了顿,又扬扬眉,随口补充了一句,

“你不担心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吗?还是说,小九十分信任我,知道有我在。”

言梓潼看到陈曦出现在这里满脸急切和不安,快速走到他面前:“陈曦,你听我解释……我……”

但是陈曦眼里压根没有看她,从头到尾没有看过她一眼,直接从她眼前略过走到萧九面前。

萧九自然看到言梓潼眼里对陈曦的爱慕和渴望。因为喜欢一个人变得自卑,萧九太熟悉了。

“这本来就是你招来的桃花,你不应该自己收拾干净吗?”萧九对着陈曦翻了翻白眼,撇嘴吐槽,“我累了,回课室睡觉。”

“小九你是在吃醋吗。”陈曦追上萧九的脚步。

“你才吃醋,你全家都吃醋。”

“……”

9

上次在咖啡店时,陈曦就觉得那张纸条有蹊跷,所以他就去调查了事情经过,通过教室里的监控和放纸条的人口供,知道是整件事是校花言梓潼做的。

陈曦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告诉她,萧九刚开始并不知道言梓潼约她的目的,于是不动声色,守株待兔。

萧九本来想自己解决这件事,不想陈曦说害怕她有危险要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一点伤害,寸步不离,贴身保护。

仗着是她同桌,了解她一切动向,连她上厕所都要跟着。

“我说你可以不用再跟着我了,这件事已经告一段落了,你不要趁机假公济私,占我便宜。”

“我的桃花是解决了,不过现在轮到解决你的桃花了,需不需要我帮忙?”陈曦看到不远处的人,不动声色的松开了萧九,但手依然没有放开,宣示着主权。

萧九正疑惑,转头看到了向她走来的胡天。

“萧九,我看你一直没回来上课,我很担心……”胡天看了一眼陈曦,停顿一下,“你没事就好。”

“谢谢,我没事,肚子不舒服,去了一趟医务室,现在好多了,再说有陈曦同学陪我。”

萧九主动拉了陈曦的手,看到胡天暗淡的眼神也没说什么,有些东西,长痛不如短痛。

言梓潼的事胡天并没有参与,他只是听从了言梓潼的建议请萧九看电影,被她利用而已。

陈曦看到萧九主动抓他的手和话语中的意思,挑挑眉,唇角勾出一个浅浅的弧度,黑眸里满是笑意。

“哦……那……我先走了。”胡天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双手合十,亲密十足,明白了萧九的意思,最后看了一眼萧九转身走了。

“人都走了,你可以放手了吧。”

“不放,这可是你第一次主动牵我的手。”那眉眼怎一个得意了得。

萧九看着陈曦眼里认真的笑意,想起那天他晚上郑重其事的表白。

“你看到这么漂亮的女生在你面前哭的梨花带泪,你不心动吗?她可是校花。”还是你前世的女朋友。

“漂亮吗,我没注意。”陈曦一脸茫然,看到萧九怒瞪他,微微一笑,“再漂亮在我心里也不及你,更何况,我也没觉得她漂亮。”

“我问你,你要认真回答我。”萧九郑重其事的看向陈曦,“如果你不认识我,你会喜欢上她吗?”

萧九紧张不安的看向他,眼睛一眨不眨,等着他的答案。

“不会,因为我一定会认识你。”陈曦同样慎重的回答后,沉思片刻,突然看向萧九,嘴角一笑,眼神真挚。

“如果真的有这个假如,我想那个不认识你的我,应该很可怜,至少他没有我幸运。”陈曦伸手抱住了萧九。

“因为他永远都不可能像我一样这么快乐,可以拥有你。”

萧九终于放下心里的负担,笑了笑。

目光灼灼地看着眼前眼眸里全是专注和认真的陈曦,心里小鹿乱撞,心动不已。

他说要保护她,每一次她有危险,他都在她身边,他做到了。

他说喜欢她,其他女生爱慕他,他看都不看一眼,他做到了。

他说的话,全都做到了,眼里心里都只有她。

这一次,她应该能得到幸福吧?

爱情让人如此的胆小而卑微。明明已经不停地警告自己不能投入,却忍不住开始渴望更多。

上天让她在他婚礼的前一天回到小时候,又让她再一次爱上他,是不是告诉她,她可以追求自己的幸福。

萧九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她知道,陈曦爱他,她也爱他,那就够了。

萧九主动伸手,十指相扣。

执子之手,与之偕老。

番外

商场里

“宠爱”玩具店的售货员今天和往常一样在店里招待客人,却看到一个身姿卓越,气质非凡的男人手里抱着一个与他形象十分不符的大号哆啦A梦玩偶。

而在他身边站着一个粉雕玉琢的五岁般大小的孩童,他的手里也抱着一个玩偶,不过是小号的。

小孩小嘴嘟着撒娇眼馋的望着男子手里的多啦A梦。

她看着这温馨美好的画面很是羡慕,看着孩子可爱模样,男子微笑低头,她原以为那男子要对孩子说一些哄人的话。

没想到他说:“臭小子,别乱动。这是给妈妈的。”

这猝不及防的狗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