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医生

2018-03-01 字号:

“著名心理医生李群迅速走红……”

“李群新书,心理学著作《人生百态》未经发售预定一空……”

“生活节奏加快,人民物质文化生活满足不了精神层面要求,心理健康问题提前暴露出来,社会学家大胆评论称李群在此应运而生,今年将是李群年……”

“不完全统计,李群接待精神疾病病人和心理问题患者9705例,对患者的治愈率是100%,多么不可思议的数字”

“李群拒绝春晚邀约……”

李群平静地看着自己的这些报道,这个仅仅半年就从无名小卒成长为今天压过刘冰冰,程龙等一线巨星的王牌心理医生在此刻显得出人意料的稳重和泰然。眉宇唇舌看起来不过是20几岁的青年,但气质却仿若经历了社会的沧桑打磨。

“哥,咱现在可火了”说话的是李群的助手单洋,他看起来可比李群大得多,不知道哥是怎么叫出口的。

“跟你说过多少次,在外别叫我哥”李群眉头微皱,有一丝不快。

“嘿嘿,这不是没外人嘛,最近的患者,也是一小时……好的,不叫嘛,别生气”单洋是真的怕了,当他看到李群的眼神就再也没有了开玩笑的心思,只想尽力搓干手心的汗。

“这个患者情况说一下”李群拿起一根雪茄,随即又放下,凝视着自己的手。

“患者林季非,男,23岁,是个……杀人嫌疑犯”

“继续”

“大学期间诡异地杀害了7个学生,本来证据不足,后来自己认罪,又戏剧性地被发现是多重人格”听到这,李群眼睛亮了一下,嘴角微微上扬,单洋也在等此时李群的反应。

“有点意思,继续。”

“于是以此没被定罪,他是经过司法程序送过来,一是想通过我们这的权威,鉴定一下到底是不是多重人格,如果是最好能判定是否主人格犯罪,并进行对应治疗”

“他一定会被治好的。”李群露出玩味的笑容。

“没错。”单洋露出狗腿子的笑容。

2.

“您好,我是这的主治医师,李群”李群伸出右手等待回应。

李季非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anyway,”李群缩回手,依旧优雅自若,毫无慌乱,他见多了患者的抵触和防备,“你的情况,其实我大致了解,我想先对你做一下放松…”

“等下”林季非打断了李群的话,“李医生,他不需要出去吗?”

“他是我的助手,单医生,有一些治疗需要他配合完成。”

“配合?果然,一个人完成不了吧”林季非的话耐人寻味,李群只是稍微愣了一下,随即把这个可怕的想法搁在一边,“是我想太多”

林季非看向单洋,那种眼神单洋见过,他不敢抬头,悄悄向后挪着自己的身体,将自己身体的大半部分都藏在李群后面。

“看来你也是良莠不齐啊”林季非的笑容和话依旧耐人寻味。但是这句话李群听来却是另一番滋味,心境如湖的他投下了一枚石子,泛起了层层涟漪,不断扩大。他想到了千万种可能性中最不可能的一种,也是最可怕的一种,不过不论是自己的杯弓蛇影还是真的对方掌握了一些蛛丝马迹,都不足以让李群有所动摇,他有绝对的自信医好每一个患者,也有绝对输的起的赌本。

“李医生,你们这wifi信号挺强的,能告诉我密码吗?”

“……好,单医生,帮他连下网”连wifi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是通过简简单单几句话,李群心中的疑点越来越多,林季非进门以来不过草草几句话,但是每个字都拂过李群的内心隐秘,这由不得他多想,而此时他的胡思乱想让他犯下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3.

和林季非的交谈让李群很不淡定,他现在急于开展下一阶段的治疗,连最开始的冥想放松都不想做,这短短几分钟让他怀疑自己,他拿起桌上的雪茄,停顿一下,依旧放下,也可以说是摔下。他痛恨这样的感觉。想摆脱这看似轻松却凝滞的空间。

“李医生,我们开始治疗吧,为什么叫李群,不叫李不群,您别介意,我好开玩笑”

李群听着这所谓玩笑完全笑不出来,他也不确定林季非是不是故意读重这个“群”,他治疗过穷凶极恶的杀人狂,治疗过厚颜无耻的强奸犯,可是没有现在这样狼狈过,林季非每个字的节奏都让他不得不在意,每个音节都在他耳边让他难以释怀,好在林季非说出了“开始治疗”,这四个字让他如释重负,他生怕对方不配合,自己要继续这诡异的对白。

他长舒一气,尽量让自己平静,引导林季非进入催眠状态,这将是他的领域,他有点惶惶,但是此刻他自信非凡。直至林季非沉沉睡去,他已觉得大局在握,不论对方了解到什么,还是自己的多疑,都不重要,因为他将成功“治愈”这第9706例病患。接下来的一切让人不可思议,他没有再对林季非进行语言引导,他用另一套程序,对单洋进行了催眠。

“现在,当我倒数3,2,1,硬币掉落,林季非,李群,你们的意识会进入单洋的识海,那是你向往的草原”

4.

“看来你真的只有一种人格,不得不说你很聪明,想到这种办法来脱罪”

“你也很聪明,想到这种办法来进行所谓的治疗”

“我以为你会不一样,没想到还是这么容易就让我得手,你也确实不一样,此刻还没有慌乱”

“是啊,这不是我喜欢的草原”林季非看向四周,天空灰暗,地面荒茔,脸上露出唏嘘的神情。

“习惯就好,你要在这呆到忘却一切”

“是吗,容器”这两个字仿若神音降世,荒芜退散,风和日丽,风随草动,烟波画船,转瞬是另一番良辰美景。

“你,你怎么……”这种事李群想都不敢想,他的慌乱再也无法遮掩,无论怎样的意志力都不应该在单洋的脑海中,做到这一点,哪怕他自己都不能。

“还以为你哭都是优雅的呢,哈哈哈哈”

“你到底是谁”李群此时有点歇斯底里,他真是太讨厌了,自己已经被看透了底牌,而对林季非除了一页不知道是真是假的资料一无所知。

“李群,当红心理医生,9000多病患治愈率百分百,我一直在想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就像一个魔术师想破解对手的魔术一样,我一度对此着迷,可是当我试探一下之后,就知道了你的手段,人格植入,不过也只是看起来高明而已”

“你,你怎么知道,人格植入是无懈可击的,也没有破绽!”李群此刻感受到自己赤身于冰天雪地的寒凉,他不知道自己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你发现自己是多重人格之后,决定把自己的人格分化出来,占据别人的意识主导权,可是这样却刺激了你的神经系统,你衍化的人格越来越多,于是你不断地找受害者植入自己的人格,甚至把自己的主人格也抽离出来,放在这个光鲜艳丽的身体里,你以为天衣无缝,可是你连原有身体的下意识动作都克服不了,还说无懈可击”

“你到底怎么知道的 ,仅凭一个动作,我不信”李群看向桌子上的雪茄,眼神惊异不定。

“李群,确实是个好名字”林季非没有理他咆哮的问题,他故意重读“群”来刺激李群的神经,那确实是李群自诩聪明的地方,他一个人便是一群人,本来就是这样想的。

“房间的wifi信号强的令人不舒服”林季非继续轻描淡写地说着,“把声波辐射源放在路由器里辅助催眠确实是个好点子。这点让我也有些惊讶”

李群惊异不定,他不能相信有人仅凭这些线索就能看破他的伎俩,人格植入本来难以想象,凭借这些,在几分钟内疚确定,让他感到了恐惧,他看着林季非时,就像凝望深渊。

“其实你本可以赢的”林季非连思考的机会也没给他,“可是我简单的几句话就让你注意力没那么集中,这对猎人来说可是大忌,是不是猎了太多兔子,面对狼,也没那么在意了”

“连wifi的时候,你不该让我跟单洋接触的,哪怕一个间隙,就能撕裂这个你看来完美的‘容器’”。林季非的身影缓慢消失,周围景色归于死寂荒芜。

“不”李群做梦也没想到,70年了,他背负着丑陋,阴暗,潜心研究的成果被盗,妻子跟人出轨,终于在这一年内看到了顶端的风景,却在这平静的下午葬送,他知道在这得结果,忘却时间,丧失自我,一切都将归于无。

5.

房间里的林季非缓缓睁开眼睛,深邃的眼神归于清明,看起来依旧是刚从大学出来的稚嫩,意味深长地撇了一眼雪茄下的那本《人生百态》定版,唏嘘不已。拿下双耳的耳环,放在雪茄旁,那是他猎杀习惯留下的标志,但是此战也是起到屏蔽干扰声波的重要仪器。

“还以为是个不错的猎物,真是无聊,越无懈可击的人,越难承认自己的破绽,还是大学那时比较有趣,自从胡天自杀后,就再也没兴奋过了。”

走到李群的电脑前,漫不经心地翻看诊疗系统的患者名单,看到夏琳这个名字时,眼神流露出黯然,9658号病患,那是今天这场猎杀的开端。

夏琳在失去意识前,林季非在她身上的深埋的催眠机制启动了,在当天没人察觉的午夜,一封记载今天所见所闻的邮件发到林季非的邮箱。当然不可能会有仅凭那些信息就得知真相的脑洞,一言一行都是挖出李群潜藏多年的自我猜疑和自卑感,以对他进行意识放逐的铺垫。单洋给他连wifi时,他只对单洋耳边说了两个字“容器”就击穿了单洋的心理防线,单洋确实是个好的意识容器,就是因为好控制,当然对别人也一样。林季非未出现之前,也不会有人想到这个容器的用法,但是心理者的战斗就是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破绽。

不清楚是狩猎,还是复仇,林季非的生命里没有归人,尽皆过客,他的身影在最后的夕阳下渐渐拉长,慢慢融入扩散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