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第一次

2018-05-01 字号:

下午五点,八仙渔港饭店门口站着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右手提着一个袋子,袋子鼓鼓的。

他叫家胜,此刻,他正抬起手看表。

“嘎!”

一辆日产商务车停在家胜的面前,打破了眼前的沉闷。司机摇下车窗,打了一声招呼。

“胜哥到啦!”

讲这话的是一个年近三十的女子,她叫梅。今晚的饭局由她安排。

家胜微笑着点了点头,不是因为梅很准时,而是因为梅很热情。

与此同时,车子后门向车身中部滑开。从车上下来了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微胖,国字脸。他叫阿峰。

“胜哥,好久不见!”

“的确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家胜和阿峰用力地摇晃对方的手腕,感受着彼此的力度和温度。

“胜哥,我挺好的,华哥到没?”

“应该快了。”

“你们见面好有仪式感呀!”

梅停完车走了过来,插了一句话。她的眼神落在家胜的身上,脸上,最后停留在眼睛上。

“华哥在路上,刚才打他电话,没有接,开车不方便吧!”

家胜对华哥什么时候到来做了一点推理。

“那我们先上楼打牌!阿峰帮我把酒提着。”

阿峰从梅手里接过手提袋。梅走在最前面,家胜跟在阿峰后面。

(2)

二楼包间门口,伫立着一位服务生。

“美女好,请问你们几位?”

服务生边问边打开包间的门,身子微微倾斜,做出一个请进的手势。

“四位,有扑克拿两幅过来。”

“稍等。”

服务生“噔噔”地下楼。

(3)

“胜哥,我们三人先玩斗地主,边玩边等华哥。”

“好的。”

家胜脸上的表情云淡风轻。

梅安排家胜和阿峰围坐在一张不大的方形桌子旁,刚一落座,服务生的扑克牌就来了。

“请问你们上什么茶水,什么时候走菜?”

“菜不是还没点了吗?”

家胜望着服务生,信口问。

“胜哥,我已经电话点完了,这里我常来,熟。”

说完,梅又转向服务生。

“来一壶大麦茶吧!”

“好的,你们稍等。”

(4)

三人一边打着斗地主,一边喝着大麦茶,并不会觉得时间过得慢。

要不是饥饿感来袭,根本不会觉得已经过了两个钟头。

打牌这项活动就是好,一边打还能一边说话。

“胜哥,华哥今晚还能来吗?肚子都等饿了。”

梅之所以说这样的话,是因为她想请华哥办点事,而华哥跟她之前只能算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何况华哥这个人做事讲究原则,他认为这个人不错,哪怕全天下人都说这个人不好,他也不会被影响去说这个人不好。

因此很少有人能够入华哥的法眼,家胜是个例外。

对于这样难处的人,为啥梅还要想办法通过家胜曲线接近呢?

全因为华哥的行业背景,华哥在该地区属于行业大佬。全因为该行业的负责人是他亲兄弟。

梅所在的公司,突然给梅提高了任务指标,梅通过自然途径肯定解决不了。

她要是单独找华哥,华哥极有可能耍派头,甚至不会给它说第二句话的机会。更别说一起吃饭,帮个忙了。

家胜虽然入华哥法眼,跟华哥曾经同穿过一条裤子,但却因为行业凋敝,选择了改行。

去干他一直想干又没有干的小说创作,只不过家胜水平有限,勉强出版的基本书,根本就不适应当代市场。

所以家胜也时常调侃,自己只能算三流作家。

两年过去以后,家胜逐渐沦为他们之间混得最差的人。

这也怨不得什么,毕竟有很多作品比家胜的还好,作者依然一贫如洗。

如今,行业复苏。家胜也想利用这次斡旋的机会,看看能不能重返该行业。

听说华哥已经创立了自己的公司,目前正处于招兵买马阶段。所以对于梅的请求,家胜是欣然接受的。

对于这次八仙渔港聚餐,家胜也是第一个达到的人,看得出家胜对这次聚会的确很重视。

(5)

“约好的五点钟,现在都七点半了。按照我写小说的桥段,我可不可以进行一个大胆地预测。”

“什么情况?”

阿峰插了一句,旋即理他手中的牌。

“你们想想,我已经两年没有跟华哥共事了,在这期间华哥多次劝我别写什么狗屁小说了,出来挣点钱是王道。”

“真羡慕你,华哥从来就没正眼瞅过我。你却身在福中不知福。依我看,你的小说也别写了,前两天我去平台看过你的作品,写得也太烂了,真不如回到我们当中。”

梅的独白惋惜中夹杂讥讽,家胜听完五味杂陈。

就在这时家胜的手机突然“叮”地一声,是微信声音。

家胜点开一看是华哥发来的。

(6)

“是华哥的信息吗?”

梅甩出了一张大鬼,眼神里满是期待。

家胜甩出四张3,接着把手里的牌往手心一合。

“是华哥信息,华哥叫我们先吃!”

接着家胜数了一下手中的牌。

“报牌,六张。”

“那我们是再等等,还是先吃?”

梅在征求大家的意见。

“按理说今晚的主角是华哥,要不我们再等等?”

阿峰也学会了踢皮球。

“胜哥,你是写小说的,对华哥又比较了解,你觉得还要不要等?”

梅对着阿峰踢出的皮球又是一脚,而且明确需要家胜接球。

“那我就大胆地推测一下,华哥这两年的确今非昔比,不排除放我们的鸽子。”

家胜说完这句话故意顿一下,眼睛死死地盯着梅。

“你的意思是华哥今晚不会来了?”

梅的脸色显得有些焦急。

“来还是会来的,但不排除他正在吃饭。也许他在别的地方吃完了才会过来。”

家胜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紧握手里的牌。

“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梅瞪大了眼睛,对家胜的话半信半疑。

“你想想,人红是非多,已华哥现在的行业地位,请他吃饭的人不要太多,最关键的是华哥根本不却酒,我又好长时间没有和他亲近,所以我觉得我和华哥的关系大不如从前。”

家胜分析完,梅和阿峰都觉得有道理。

“那我们还等不等?”

梅在征求家胜的意见。

“既然华哥已经在别的地方开吃,那我们还等干嘛?何况他已经给我留言,叫我们先吃。”

家胜的推理丝丝入扣,毫无破绽。

“行,那我们开吃。”

(7)

“服务员,上菜喽。”

梅说完就打开一瓶三百元左右的白酒,“突突”地倒上三杯。

推杯换盏,觥筹交错。

肚子饿的时候,谁也管不了么多,反正他们三人关系稳固。

哪盘菜好吃就多点,不用太顾及场合。就在大家忘乎所以,尽情享受舌尖上的美味的时候。

突然包间的门“吱”地一声,开了个小缝。坐在背面的梅和阿峰都没有察觉到。

一方面以为门没关好,被风轻轻地顶了一下,另一方面酒杯相撞发出的清脆掩盖了轻微的开门声,还有一点就是酒精已经麻木了大脑,导致听觉下降。

(8)

“对不起,我来晚了!”

就在大家忘乎所以,认为华哥至少还要半个小时才能来的时候突然出现了。

“来,我给华哥倒酒。”

梅又打开一瓶酒突突起来。

“华哥,你总算来了,在别人那里吃得还好吗?你们看,两年不见,华哥的啤酒肚更大了,还是肚子吃撑了呢?”

家胜对华哥的言语刻薄到一定地步。

“家胜,这两年听说你一直在搞小说创作,不光逻辑推理较以往有了长足的进步,连嘴皮子都得到了锻炼,佩服佩服!”

华哥毕竟是闯社会的人,不可能被家胜一棍子闷死,他在司机扭转不利的局面。

“华哥,你现在日理万机,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参加我们的聚会,不易啊!”

家胜再开一枪。

“你们可以看看,我今天是穿短裤过来的,买了一个新房子,搬家才结束。”

华哥有理有据,步步为营,逐渐展示实力。

“你们看到没,现在的华哥,鸟枪换炮,俨然就是行业大佬。梅,你不是有什么事要请教华哥吗?当面跟他说。”

家胜作为华哥看得起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完全不顾华哥的感受连续发炮。

“家胜,梅的事我知道了,今晚散伙以后,我们会单独交流。以前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咄咄逼人,请问你在哪座山头发财了。”

华哥开始尝试化被动为主动。逐渐从言语上占据上风。

“华哥,说来惭愧,我终究只能算一个三流写手,饭都快吃不上了,何来发财?要是能像华哥这样腆着肚皮,前呼后拥就好啦?”

家胜说完,仰起脖子,一口闷下,朝着华哥亮起了杯底。

家胜在观测,要是华哥没吃过饭,应该很能吃菜,也很能喝酒。要是他吃不下也喝不下,他说搬家来晚了全是扯淡。

(9)

华哥就是华哥,一仰脖也来了个杯清。场面上丝毫不落下风。

“家胜,今晚要不是你,我真的不想来。好久没在一起,真的很想你。刚才在门口,我推门观察一下,因为角度原因,我只看到了你。你正在大口吃菜,你那饿死鬼转世的吃相丝毫未变。”

“华哥,等等再说。你这种情况不属于偷窥吗?”

“我偷窥,当时要是他们这样,我扭头就走,不就是稀罕你才进来嘛!对了,最近听说你书出版了,有没有带两本过来呀?”

“有的,都在袋子里。”

“那书叫今生什么来着啦?”

“今生第一次。”

“今生第一次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

“华哥见笑了。”

(10)

曲终人散时,家胜从袋子里取出三本书,给每本书还签了一个名。

“可以呀,这书回去我得好好看。不过你给我听清楚了,我来这里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给你指明一条康庄大道,跟着我干,怎么也比写这破小说强。还有你给我打电话竟然用微信电话,我敢肯定你已经记不得我电话号码了。”

“华哥,这是家胜出版的第一本书,鼓励一下嘛,何必节外生枝呢?”

“不管干什么,赚钱是王道。你们看看他那苦逼样,酸不酸呀?希望他跟我干,给他一个礼拜的考虑时间,考虑好了悄悄告诉我!”

华哥说完,扬了扬手中的书。http://www.0417rb.com/9010.html

“村头愚农著,痴子涂鸦还差不多。不过我得拿走,村头的厕所没纸了,哈哈!”

(11)

此刻的家胜呆若木鸡,欲哭无泪。遇到这种情况,可比他写的小说精彩得多。

从今以后,他再没有向别人提起他曾经是一个三流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