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丢失了恒星

2018-05-25 字号:

五月,我向老板请了假,收拾好一些东西匆匆奔向机场,去往芬兰。

离开京都的那个傍晚,天下起了绵绵细雨,窗外灯火通明,夜色温柔。

忽然想起无数个在机场的夜晚,我和他遥遥相对,明明是穿越了多么遥远的距离去见他,心里有无数的期待与顾盼,千言万语最后凝在嘴边却只轻声说:“一路平安。”

飞机到达赫尔辛基上空时,正值清晨,淡蓝色的波罗的海碧透如玉,波光粼粼,金色的阳光刺破云层照到脸上,恍惚而不真实。

城市建筑上巨大的标语写着:“欢迎来到芬兰,开始美好的相遇。”

一切从这里开始,也在这结束。

1

我一直跟别人说,我是在芬兰做交换生那一年遇见了徐坤。

彼时也是五月,正值芬兰短如蜉蝣的春夏时节,过了这几个月,将会进入漫长的冬季。本着大好春光不可辜负的心情,我和叶麟决定驱车前往赫尔辛基北郊的白桦林。

叶麟是我的高中同学,高中毕业后就被他爸送到了芬兰读书。

我在三月收到赫尔辛基大学的offer后便踏上了去芬兰的旅途。一出机场就看到了灯火阑珊的街对面,他穿着牛仔外套站在黑色SUV前,朝我挥手。

“说好的下了飞机给我打电话,你准备住哪也不告诉我,手机还关机……”

他一边接过我的行李放在车上,气呼呼地把我推到副驾,一边又开始在我耳边叨叨。

刚去的那段日子,他忙前忙后帮我在这边找好了房子,带我熟悉环境,帮了我许多忙。

作为回报,我默许了叶麟一周三次来我家蹭饭的频率。虽然食材和调料都很难找,不过我仍然尽量坚持自己做川菜。没别的,我的中国胃实在是太难过了。

除了食物,我真的太爱芬兰了,这里不愧被誉为千湖之国,一路上我们经过的大大小小的湖泊不计其数。这里的空气洁净度简直无话可说,海洋性气候凉爽宜人,不似故乡成都的五月,闷热潮湿。

大概成都带不走的,只有我的胃了。

3

“苏玫,你说你是不是为了我来的芬兰?”

“你想多了。”

“不好意思承认也没关系。”

“滚吧你。”

在白桦林里,叶麟一路叽叽喳喳跟在身边说个不停,把我本来想看风景的心情,搅得有些烦闷。我索性撇开他,一个人往林子里逛。

可是我好像高估了自己,路痴的本性,不一会儿便找不到方向了,便只好沿着一个湖走,边走边观察。

太静了。树林里只听得见风扫过树叶的沙沙声,湖水也同样静谧,微微泛起涟漪的湖面,如同深蓝色水晶。天也是透蓝的,一时竟分不清,究竟是天映蓝了湖水,还是湖水衬蓝了天。

许是景色太美,就这样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处小木屋跟前。

我用英文呼喊了几声,没人应答。院子里同样空空如也,只一张木桌上放着一杯水。

长时间行走,我又渴又累,便不管不顾端起杯子喝了起来。

还没来得及回味喉咙里的液体,就差点被自己呛死。

一个亚洲面孔突然出现在眼前,黑发浓眉,高大挺拔,表情有些错愕地看着我。

我一时愣了。

在现实生活中,我从未见过长得如此好看的男生。尤其是他的眼睛,和芬兰的湖一样,深邃清澈。

许是这木屋的主人,想到这,我赶紧用英文向他解释了缘由。他没反应,看他穿衣打扮,我又猜是韩国人,于是切换了韩语和他打招呼,吞吞吐吐说了大一堆。

他却是面带笑意却一言不发,也不知道听没听懂。

“湖边布景好了,你准备一下。”一个女人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用中文对他说到。

啊,原来是中国人。咳,尴尬。

“知道了。”他点点头,然后又抬起头朝我笑了笑:“你好,我是徐坤。”

声音太温柔了。

“苏……玫。”我不好意思地干笑了两下,想起刚才没经过同意喝的那杯水,刚想开口,他却先问:“味道怎么样?”

“很怪。”我无奈地吐了吐舌头。

徐坤告诉我,那是刚从树上抽取的新鲜桦树汁。是小木屋的主人,这片白桦林的守林人大叔莱科宁取来给徐坤一行客人品尝的。

简单聊了几句后,徐坤便去湖边开始了拍摄。Cathy主动走过来笑着和我搭讪:“苏小姐你好,我是Cathy,徐坤的助理。”

“他是明星吗?”我好奇地问到。好几年未关注过国内的娱乐圈,加上圈内艺人流动性太大,新人们我还真不太了解。不过看他的外表,的确是做明星的料。

没想到Cathy却无奈地摇摇头说,哪里是什么明星,不过是十八线之外的小艺人罢了。

这次的MV拍摄,是徐坤个人的第一支单曲,芬兰之旅其实是自己掏钱罢了,他为此想了很多办法才凑到足够的资金。Cathy劝过他不必到芬兰,花费这么大成本,可他说这首歌只能在芬兰拍。

我和Cathy站在山间的栈道,一边谈论,一边看着下面不远处湖边正拍摄的徐坤。

他穿着深蓝色细条纹的格子的衬衫,对着湖面弹吉他,阳光穿透树叶间隙,投在他的脸上,增添了几分梦幻。

从我这里望去,他垂着眼眸,侧脸如同希腊雕塑一样完美,像是一幅画。

3

湖景拍摄结束后,徐坤特意过来找了我,说克莱宁大叔要去采桦树汁,问我愿不愿意一起去帮忙。

虽然我真的什么也不会,可是觉得很有趣,便答应了。

的确是不太出名的艺人呢,我想,不然哪里能有这么多闲心和一个刚刚认识的路人一起玩呢。可是他长得这样好看,人也如此温和,路人缘应该很好吧。

“克莱宁大叔非常热情地把场地借给我,不帮他一点小忙都说不过去了。”

徐坤叫我到一棵大的桦树下,让我在树上绑好容器,他便钻孔,插上导管,如此一来,一下午便收集了十几棵树的汁液。

克莱宁大叔给我们一人一小盏作为犒劳。味道说不上好喝,不过据说很有营养。

“为我们的相识,干杯。”我和徐坤有模有样地举杯对饮,相视一笑。

说实话,真不敢相信他是艺人,没有给人一点距离感。

我们沿着湖走走停停,林子里有许多鸟,松鼠和其他动物。

“好可爱啊!”从未见过如此近距离的野生动物,我一路上都很兴奋。

“芬兰还有狼的。”他冷不防来一句,“小心前面!”

“啊,哪里!”我被吓得一下子跳到他身后,死死抓住了他的衣服。

他却在前面笑岔了气。

他怎么这样幼稚?我松开手,脸有些微红。

好吧,他剑眉上挑,眼睛眯起来,这大笑的样子,为何也如此好看呢。

“苏玫。”徐坤在前面走着,突然回过头来,“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不是…你搭讪的方式实在太老套了。”我愣了愣,有些无语地看着他。

徐坤……可真的是。

“这倒是。”他突然挠了挠后脑勺,笑起来。

4

芬兰白昼很长,等我意识到已经很晚时,才想起被抛在脑后的叶麟。徐坤说他们还要再待一会儿,先送我下山。

到了林子口,老远就看见叶麟在车前来回踱步,我和徐坤告了别,就要走过去。

“苏玫。”他在身后叫住我,露出一个清朗的笑容,“下次别再迷路了。”

靠,他为什么笑得这么好看。

“好。”我那时大脑一片空白,迅速溜回了车上。

“我差点以为你被狼叼走了苏玫,你可以啊!”看得出来叶麟心情十分不爽,我也知道自己确实不妥,只好连连道歉。

路痴迷了路,加上手机没电了,所以几个小时的时间我们都失联了。都怪自己玩得太高兴,也忘了借徐坤的手机给他打一个电话。不过所幸这里不是什么深山老林,只是一片普通的白桦林罢了。

“刚才那人是谁?”叶麟想起什么,一脸疑惑地问道。

“中国人,一个朋友。”我随口回答。

叶麟将信将疑地“哦”了一声,并未深究,又问,“风景还不错吧?”

“太美了。而且,”我点点头,随后眼前又出现了徐坤站在湖岸边的画面,一脸神秘地笑了笑,“我好像见到精灵了。”

叶麟不以为意,只当我是幼稚的小女生。

是的,真的好像精灵一样。

5

我打开搜索引擎,输入“徐坤”。的确是个名不见经传的艺人呐,资料展示除了基本信息,仅有“参加‘逐梦少年’成长选秀节目获得前五名。”

他的微博粉丝数,也寥寥无几,五十万,对于一个选秀艺人来说着实不算多,也许还没有一个网红多。

我突然想起徐坤的话“下次别再迷路了”,下次?是什么时候?

正想着,微信收到徐坤发来的消息“我们明天还会在白桦林拍摄,等你。”

我对着屏幕在心底嘲了嘲。他怎么敢肯定我会去呢?

好吧,我竟然还是鬼事神差地去了。

徐坤说在芬兰拍摄周期大概一周,我到的时候他正在看刚拍好的片段,和工作人员沟通。看得出来,他对这支MV非常看重。

今天也是充满阳光的好天气,我带了画板。他们在林子里拍摄,我便在湖边找了个空地写生。简直是天然的画卷。

“苏玫。”过了一会儿,徐坤过来了,表情有些犹豫,“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什么?”

“可以将你拍进MV里吗。”他一脸期待地看着我,“一个背影就好,你的气质……很适合。”

“我?”我不明所以地指了指自己,脸上不觉有些泛红,最后还是点点头,“好。”

Cathy在一旁看着我们,笑得很神秘。

6

接下来的几天,我带着徐坤走遍了赫尔辛基和周围大大小小的村镇,徐坤说来到芬兰什么都好,就是在“吃”方面有些郁闷。

徐坤离开芬兰的前一天,我邀请他到我家,准备做家乡的火锅给他。

我翻箱倒柜找出来珍藏着的那包火锅底料,那是我离开成都前专门买的,千里迢迢带到芬兰,想等着什么时候实在馋了再煮,没想到这么快就解决了。

徐坤听我念叨,只嘲笑我没出息。

“你有出息,你别吃啊。”我一脸不满,冲他做鬼脸,“喂,以后成了大明星有出息了,记得罩我。”

他冲我挑了挑眉,伸出手走过来。我以为他要打我,连忙双手抱头。

他却只是抬起手揉了揉我的头发,满眼笑意:“放心好了,我会努力,期待一下吧。”

我怎么也忘不了那一天,满屋子弥漫着火锅的味道,我们从天南聊到地北,直到这北欧漫长的白昼都开始变得暗淡。

“听说拉普兰的冬天很美。”我和徐坤坐在阳台上,我双手环膝,看着远处渐深的天幕,“冬天你要不要来芬兰,我们可以一起去。”

我漫不经心而又小心翼翼地说到。

“可以啊。”他回答迅速而肯定。

“下次见面会是明星了吗?”我随口调侃到。

“absolutely.”他抿了抿唇,咧开嘴角。

7

徐坤离开后,我开始频繁地想起他。他在芬兰呆了七天,我却用漫长的时间去回忆与怀念。

其实从那以后,我们也很少联系。仿佛有了交集然后又渐行渐远。

八月,徐坤发行了新歌《be your side》,MV正是在芬兰拍的。我没想到成品做得这么好,每一帧画面都无比精细,他绝佳的外貌和实力的唱功完全体现出来了。

在MV结尾,我看到了自己的背影,徐坤在一旁望着我。

作词:徐坤。作曲:徐坤。导演:徐坤。

字幕看得我热泪盈眶。

见过他工作的专注努力,所以知道一切都是值得的。

《be your side》发行当天迅速登上各大音乐榜首,徐坤这两个字也第一次上了微博热搜,开始被人所知。随之而来的是粉丝数量以“万”为单位肉眼可见的增长。

后来有人说,他是一夜成名了。

可我非常明白,哪里来的一夜成名,不过是经年累月的汗水与努力在一瞬间的展现罢了。

如果非要说一夜成名,那么这个夜,比我们所有人想象得还要漫长。

我点开徐坤的微信,小心翼翼地打了几个字:“恭喜你。”

又想起他说过,会在生日当天发新歌,便说:“生日快乐。”

几乎在同一时间,徐坤发来消息,他说:“生日快乐。”

我有些不可思议地捂起了嘴。

脑子混沌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没错,是我生日。

有几年没怎么过过生日了,况且其实不发朋友圈也不会有几个人记得。也疲于去应付各种各样的人际关系,所以长大后生日对我来说一直是徒增烦恼。除了那天。

那一刻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勇气,我给他打了电话。

我在阳台上踱来踱去,握着手机的手心全是汗,那是从未有过的感觉。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我听见他轻轻地笑了:“生日快乐,苏玫。”

我站在芬兰的黄昏中,看着天边绚烂的云霞一点一点变幻颜色,风轻轻在耳边吹,情不自禁地露出满足笑容,还没反应过来问他怎么知道我的生日,眼泪就一下子滚落:“你也是。”

一直都觉得人生有很多东西,本来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所以我无比珍惜一切来之不易的相逢。

所以,你也是,可遇不可求。可惜很久以后,我才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8

像是一夜之间很多东西都开始变了。比如徐坤开始频繁地出现在大大小小的热搜榜和荧屏上,开始成为朋友圈和身边人闲暇之余谈论的话题,甚至有几个芬兰的朋友来问我:“Do you know Xukun?”

同样在悄悄改变的,似乎也有我和他之间的关系。

我们的联系开始变得频繁,隔着屏幕,隔着5个小时的时差和6000公里的距离,我们分享着彼此生活中的小事与心情。

我越来越了解他,了解他的喜好和习惯,了解他的想法,可也觉得,我们越来越远了。

我开了微博小号偷偷关注他,每天刷一刷他的最新动态。

每次看到现场返图,他都被一大群人簇拥着,Cathy总是戴着墨镜跟在他身后,身边还有大群安保,一幅生人勿近的模样。

这不正是明星的样子吗。我时常暗暗替他的人气而开心,也常常想,以后和他见面,也是会隔着庞大的人潮,很难有平静讲话的机会了。

10月,徐坤受品牌方邀请前往巴黎参加时装周,他提前给我发了消息:“明天去巴黎,好想见你。”

收到消息后,我整堂课都没有听进去,便翘了接下来的课,冒着大雪一路狂奔回住所收拾东西。

那时的芬兰已经进入冬天,整座城市都在飘雪,我考虑良久,还是将身上臃肿的黑色大棉衣换成了薄一点的风衣。

对着镜子反复确认妆容后便匆匆登上去巴黎的飞机,不知道,他会不会觉得我胖了。

第二天我很早到了戴高乐机场,叶麟说我去接机这种行为很傻,那么多的人围在他身边,我怎么可能靠近他。

可我只想让他知道,他落地的第一时间,我会出现在他面前,即使隔着那么远的距离。

徐坤出现在我视线中的时候,无数镜头簇拥在他面前,跟随他移动。我站在远处,朝他努力地挥手和做口型“好久不见”。

他看过来的时候,没有说话,只是笑了。

9

Cathy说他的工作至少会持续三天,让我暂时一个人呆在巴黎玩。她现在说话的语气越来越有专业助理的范儿了。

我一个人拿着相机在巴黎城里走走拍拍,耳机里循环播放着徐坤的歌,他的声音听起来熟悉又亲切。

这样的日子倒也很惬意,之前竟从未觉得,等待的感觉是这样美好。

第四天清晨,我收到他的消息:“下楼。”

我跑下楼,他穿着黑色的外套,高大地立在车前,环着双手。

某一瞬间很多情绪再也控制不住,我飞快地跑过去抱住他,头埋在他胸前,眼泪不争气地掉下来。

“我好想你。”徐坤的下巴用力抵在我的肩上,将我整个人圈在他怀里,用力得好像要把我揉进身体里。

有一些无法言说的情感,在悄悄蔓延。

我和徐坤去了拉普兰。

冬天,芬兰的拉普兰地区是个绝美的去处。我们驱车到郊外,那时冰天雪地,天地间白茫茫一片,我们坐在车里,透过天窗仰望夜空,等待极光的出现。

天气十分寒冷,整个雪地里空荡荡,似乎只剩下我们俩。我把头靠在徐坤的肩膀上,没头没脑地讲述着在芬兰的生活琐碎。

渐渐地,天边开始出现亮光,并且在不断变幻着颜色和位置,平生从未见过如此景象,我们都无比惊喜。

变幻的天幕中划过一颗流星,我指着天空,激动地叫起来:“是流星!”

“快许愿啊。”徐坤挑起一双剑眉,似笑非笑。

“老套。”我朝他翻了个白眼,不过还是双手合十,闭上了眼。

极光和流星美得让人惊叹,只是都太易逝了。可是,也许正是因为「短暂」,更能造就美吧。

“流星很美。”徐坤揉了揉我的头发,望着天空自顾自地道:“可我不想当流星,只想做恒星。”

在浩瀚如星空的娱乐圈,想要做持久发光发热的恒星,而不是转瞬即逝的流星,这是我所理解的。徐坤他,这样优秀,一定会实现吧。

夜幕四合,极光和流星都消逝后,便迎来了漫长的夜,空中徐徐飘起大雪,整个世界寂静而又荒凉。

我紧紧靠在徐坤的胸膛前,这片冰天雪地里最温暖的地方,伴随着他一起一伏的呼吸,渐渐睡去。

第二天,我们到达伊瓦洛,徐坤说拉普兰是圣诞老人的故乡,他带我去了圣诞老人村Kakslauttanen,一个现实中的童话世界。

这里有好多圣诞老人,热情地邀请我们去家里做客。在他们的院子里有棵巨大的圣诞树,还有正在休息的驯鹿。圣诞老人让我们留下心愿,说平安夜的时候,一定会把礼物送到我们面前。

拉普兰带给我的美好,真的难以用语言去描述,在这个不可思议的地方,以及身边不可思议的人,都恍若一场梦。

徐坤离开的那天,我在机场送他,很不好意思地拿出了织得歪歪扭扭的灰色围巾给他戴上。

他真好看。怎样都好看。即使我织得那样丑也丝毫不影响他的气质。

“不想你走了。”我看着他的脸,目光一刻也不肯离开,他的眼睛,鼻子,嘴巴,看着看着眼眶一下子红了。

他突然拿起围巾,在我脖子上蹭了蹭,扬起好看的嘴角。

看到我不解的样子,又温柔地说:“这下它就有你的气息了。”

“哦。”我低头偷偷抹掉眼泪,有些委屈,“你没有其他什么话要说嘛?”

他好像是被我的蠢样子逗笑了,捏了一下我的脸,在我耳边一字一句地说“ 我 爱 你。”

话音刚落,我便飞快地逃离了机场,一路上的步子都很快,10月寒风凛冽的芬兰,我却觉得脸颊热烘烘的。

怕亲眼看到你离开的样子,只想期待下一次的相见。我爱你,徐坤。

10

很快就到12月了,平安夜那天,芬兰家家户户都在团聚,街道上冷冷清清的。留学生们决定自己开party,我也被叶麟拉去给大家煮火锅。

也许是好久没有过这种故乡般的氛围了,大家都喝了很多酒,聊天聊到很晚。

最让人开心的是,我真的收到了来自圣诞老人的礼物,是一个木制杯子,很是精致。里面有一张纸条:

To my rose ,

my best dream——Kun

是徐坤。那天在圣诞老人村,他和圣诞老人交谈了好一会儿,原来是这样。

我迫不及待地想回到住所和他打电话,完全没听进去大家聊天的内容,直到他们提起我的名字。

“苏玫和叶麟认识好多年了吧,真不容易。”

“老实说,苏玫,你来芬兰是不是为了叶麟啊……”

叶麟也不说话,只是别过头来看着我,似乎想看我的反应。

他们所有人好像都在把话题朝一个方向引,我开始坐立不安。

“我觉得你俩挺般配的。”有个男生笑呵呵地说。

终于,叶麟开口了:“苏玫,做我女朋友吧。”

他喝了好多酒,声音沉沉的,看我的眼神很缥缈。周围的人开始起哄,把我往他那里推。

“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我回答得很果断,我看见叶麟拿着酒杯的手顿了一下,房间里顿时安静了。

感觉聚会被我搞砸了,我收拾了东西,急匆匆地离开了。一路上心里特别堵,浑身都充满了愧疚感。

其实这段时间以来,我能隐约感觉到他对我的情感,我也知道我来芬兰,他真的帮了我很多。

可是我无法因为感恩,就喜欢上一个人,从小到大,我一直把叶麟当成朋友,仅此而已。

平安夜这天,街上车很少,我一个人在零下20度的雪地里异常艰难地行走。

叶麟很快追了上来,他力气很大,一言不发把固执的我拉上了出租车。

没等我开口,他却先说:“我知道你喜欢那个明星,对不对?”

我没吭声。

“苏玫,你别做梦了,你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看我的眼神有些恼怒。

像是刺到了某根神经,我语气很急:“关你什么事?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苏玫你知道吗,我喜欢你好多年了。”沉默了许久,叶麟垂下头,自顾自地说:“从高一那会儿你坐我前面开始,我就喜欢你了。但当时我也不知道那是喜欢,也不懂如何去表达,就爱没事捉弄你,可能当时你还挺讨厌我的吧。”

“后来我努力地和你成为朋友,能在你身边听你分享你的故事,了解你的世界我比什么都开心。高考完,知道你留在成都我就和我爸说不想来芬兰了,可还是被我爸骂着逼着过来了。大家天南地北,很难相见了。”

他似笑非笑地说:“所以知道你要来芬兰的那一刻,我真的太激动了。当时我还很傻地以为你真的是因为我才来到这里。”

“对不起。”我愧疚地好像除了对不起,也没什么可说的。

“其实你能来芬兰,我已经很庆幸了。”

沉默了许久,我们都不再说话。

那以后的那段时间,叶麟很少出现在我面前了,为了避免尴尬,我也基本不联系他。

为期一年的交换生涯很快就要结束了,二月,我即将回国。正不知道如何向他告别时,没想到,他主动来找了我。

“喂苏玫,那晚我喝多了,稀里糊涂说了一大堆浑话,你别介意啊。”

他笑嘻嘻地把一大口袋食物提进我的厨房,开始忙活:“我亲自下厨给你赔罪。”

看到他没受什么影响,我心里终于轻松起来,同时又开始担忧,他做菜?这到底是赔罪还是来惩罚我的……

吃完饭,叶麟帮我一起收拾了东西,我告诉他是明天晚上的飞机,他说送我。

进关之前,我给了叶麟一个拥抱。

“回国多吃点好吃的,还有,”叶麟笑着朝我挥了挥手,“一定要过得开心。”

时光好像回到了我刚到芬兰的那天晚上,叶麟也是这样站在机场的街对面朝我用力地挥着手。那是我来芬兰收获的第一份温暖。而现在,也以这个挥手结束吧。

人生真的很奇妙,曾经不相信爱情并且立志不结婚的我,竟然在异国他乡邂逅了一段感情,并且有想要一辈子的冲动。

因为这个世界上,好看的人很多,优秀的人也有很多,但灵魂的契合是何等难求。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就是你想要的人刚好就在那个地方出现了。

心里有千言万语也只汇成一句“嘿,原来你也在这里。”

11

回到成都后,我开始忙着毕业,找工作,徐坤也在各地飞来飞去,马不停蹄地工作。

我时常从论文和各种琐事中逃离出来,跟随他的脚步飞到他所到达的每一个城市,迎接与送别。

人潮拥挤,我也只能在远处遥遥地看他一眼而已,用眼睛记录下这些旅途的瞬间,对着他轻轻说一句“欢迎抵达”和“一路平安”。

我们见面的时间很少,每次通话都能感觉到他话语里的疲惫。每次觉得很心疼的时候,又会想,是这样吧,要越来越红啊。

五月柳絮飘飞的时候,我难得空闲去北京见徐坤,想给他个惊喜,便只通知了Cathy,悄悄到了他们公司。

“我说了,我不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休息室里,徐坤拍了拍桌子,对着Cathy说话,语气一改平日的温柔,听起来很严肃。

“我知道你一直反对这个,所以我不会去做,可公司非要给你炒绯闻,我也……”

“你看着办吧,告诉他们再有一次,到时候别说我不配合。”徐坤扬了扬手机,摔门而去。

我打开微博热搜榜,铺天盖地的是徐坤与女明星陶子的绯闻。视频里,徐坤背着陶子在公园门口,两人还在耳语。

Cathy怕我误会,连忙告诉我,那是在片场陶子脚崴了,情急之下周围没其他人,徐坤才背她到休息区。

“现在看来,是她们自导自演也说不定。”Cathy叹了口气,眉皱成一团。

陶子是徐坤新戏的搭档,两人在剧中扮演情侣。剧集播出后,官配cp大热,好多粉丝甚至希望他们现实也是情侣。公司借机大炒恋情。

她让我别多想,也让我多理解。

“娱乐圈,就是这样。”她嘲讽着摇了摇头。

我告诉她我没想多。他那天心情不好,我便想在北京呆几天,等到机会再见他。

没想到刚回酒店,才发现手机页面是Cathy的几十个未接来电,微信消息也爆了。

我点开消息界面,Cathy说:“看微博。”

热搜第一,“徐坤 芬兰私会”。点进关键词,第一条微博便是说徐坤在巴黎与女子私会,随后两人前往芬兰。照片里徐坤与某中国女子抱在一起,异常亲密。

九宫格的图片,我头皮顿时发麻。是啊,不正是我和他在巴黎的时候吗。他开车来到我住所楼下,我忍不住拥抱了他。

更有我回国后与徐坤仅有的那几次见面,也被拍了下来。

微博下面评论惨不忍睹。有人说徐坤与陶子正热恋,却没想到他隐藏恋情,脚踏两只船,渣男代表。

还有的说,前几天还以为他是娱乐圈里的清流呢,真诚不做作,结果人设这么快就崩了。

评论已经上升到七八万,绝大多数是骂声,而且点赞数也已上万。连官媒也借此事开始批评明星的生活作风与职业道德。

我一边翻,一边哭,脑子里全是慌乱和愤怒。

我赶紧约了Cathy出来,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接触了这个圈子,你才知道,世界上真的有太多人见不得别人好。”她冷笑一声,“先是早就派人跟着他挖他的料,拍到了你们拥在一起的实锤,又顺水推舟帮着大炒绯闻,最后自导自演一个接一个的爆料,让他崩掉人设,这操作套路,简直下作。”

“对不起……”我脑子完全懵了,眼泪不停地流。

“苏玫,不是你的错。”她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听我说,最近别看微博了,少看手机。还有,陶子的粉丝正气头上,好多说要人肉你的。不过我看照片没拍到正脸,光线也很暗,我这边会帮你想办法……”

“那他呢?”

“我会联系公关,我去找陶子谈,绯闻这个事要解决掉,不过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她犹豫地看了我一眼,又说,“还有很多事情,所以今天来见你该有一些话想当面和你谈。”

“我知道你和徐坤……”她无奈地笑了笑,“芬兰的时候就看出来了。我也很希望你们幸福,可说实话,从一开始其实我心底就不太看好这一切,凭我的经验来看,很难。”

我呆呆地看着她。

“你也看到了他现在的处境,我觉得你懂我的意思。不过我也没有权利干涉别人的人生和选择,只是希望你能知道。”Cathy非常认真地说出这句话,她眼神里更多的是乞求。

“好。”

那晚,我连夜收拾了行李离开北京。在飞机上,我一边哭着一边删除了徐坤的微信和电话。

脑子里一直闪现在拉普兰的星空下的画面,徐坤望着天空,说他不愿当流星,只想做恒星。

我爱他。我想让他做最亮的那颗恒星。

12

徐坤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确切的说,好像也不能彻底消失掉。因为在地铁公交站还有好多场所,都能看到他的牌子。

国内的朋友不懂我每天的失魂落魄,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站在广场上,对着滚动的LED大屏泣不成声。我还需要时间,一点一点地忘掉他。

六月,叶麟从芬兰回成都说是回来过端午节,却又整天来找我,陪我散步吃饭。估计也是看到了网上的消息,但又不清楚什么情况。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跟他提起任何细节。

端午,我妈邀请叶麟他家来我们家一起包粽子,唠家常。

“两个孩子之前在芬兰相处得挺好吧,真的要谢谢小叶了,没少照顾阿玫。”

“阿玫那么能干,该是她照顾麟麟了,麟麟还说她做的家乡菜特别好吃呐。”

不知道为什么,我越听越难过。

“没有,妈,阿姨你们都别这么说……”估计叶麟也觉得有些尴尬。

我实在是不想听下去,便不顾一桌子的人,一言不发出门了。

叶麟跟在我身后,一个劲道歉。我知道,他是怕母亲们的话让我不舒服。其实我没觉得有什么,只是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还期待着一些东西。一年后,竟是这样难过。

我接到一个没有备注的来电,可是那一串数字,再熟悉不过了。

“苏玫……对不起……”电话里,徐坤的声音有些沙哑,可还是那样好听。像清冽的陈年佳酿,让人念念不忘,“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你别因为这个而离开我,可以吗。”

“抱歉。”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不让它颤抖,“我和你也已经过去了。”

“别这样……”

“不单是因为那件事,你懂吗。我们在一起真的很可笑,我很累。我见你一面有多不容易你知道吗,我每一次跟着你满世界地飞来飞去,却只能戴着口罩和帽子远远地看你一眼。在很多我需要你的时候,我却只能一个人,就连我们之间经历的一切我都没办法向身边的人讲一个字,我想过正常人的生活……”

刚刚讲完,下一秒抬头却看见徐坤站在广场上的路灯下,手里拿着电话。

他看我的眼睛里,有说不出的哀伤。

滚烫的液体瞬间噙满了眼眶,我努力让它不掉下来。

“我发现自己没有那么喜欢你。其实你也是,我们的缘分很浅,为什么非要强求呢,很多年以后你就会发现,一切都不值得。”

“为什么……”他的声音有些发抖,眼里有慌乱和绝望,那是我从未见过的表情。

我咬了咬嘴唇,拉起叶麟的手,看着徐坤说:“这也是原因之一。”

我拉着叶麟大着步子飞快地往前走,赶在眼泪掉下来之前,消失在他面前。

13

日子趋于平静,我像去芬兰以前那样,每天上课,帮老师做设计,去快餐店打工。

我申请了去日本的大学,开始着手准备留学的事情。忙忙碌碌的生活着,便不会想起太多过去。

在日本的几年里,我基本所有心思都放在学习上,有空的时候也会做一些兼职,存够了钱就到处旅行。

这年初夏我顺利拿到了学位,还被导师推荐到京都一所很著名的设计事务所工作。

我在去往京都的火车上接到了叶麟的电话,他告诉我他要结婚了。这些年,身边的朋友陆陆续续都走进了婚姻殿堂,有时偶尔会羡慕,可还是无法做到去开始一段新的感情。

“你还爱他?”叶麟问我。

“不爱,只是忘不掉了。”

这几年偶尔看看内娱的消息,国内的娱乐圈不停地更新换代,他却始终稳坐天王的宝座。如此便是最好了吧。

2017年他到东京开演唱会,是巡演最后一站,我想了好久还是去了。没有应援棒和手幅,我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听完了全场。身边的女孩子激动得尖叫和落泪,全场都为他而沸腾。

真好。还有那么多人在热烈地爱着他呢。

最后一曲是《be your side》:

何尝不明白/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但愿你也懂/我为何离开/be your side /只是我祈祷/若时光重来/愿不曾相爱

歌曲结束后,人群久久不肯散去,都在期待安可。

没想到他真的又再次登台:“很感谢来听我演唱会的每一个人,谢谢这些年来的陪伴,支持,鼓励。今天我很想讲一个故事。”

“很多年前,十八九岁的年纪,我疯狂做着歌手的梦,各地流浪。我去到一个城市,在那里的地铁站门口唱歌,可我遇到一个女孩,那时每天都来听我的歌,我们有时候可以一句话不讲,就这么直到深夜。”

“后来很多年里我一直期待再次相遇。所以当真的再遇到她的时候”,我真的觉得不可思议,我以为那是命中注定的幸运,可最终还是错过了。”

“也许人生有一些珍贵的东西就是用来错过的,它让你刻骨铭心。但是今天,陪我唱完最后一首歌好吗。我想忘记她。”

他轻轻地拨动吉他的弦,弹起了《可乐》。

“可惜在遇见我那天  你并不快乐/可能是因为  我们相遇得太晚了/可是我要走了/可温暖要走了/可否有另一个我 在你身后给予快乐”

全场都站立起来大合唱,我在人群里捂住嘴,眼泪像启动的水闸一样,不停滚落。

歌声越来越大,淹没了我的哭声,我终于忍不住缓缓蹲下,放声大哭。

14

高二那年的冬天,因为父母离婚,那段时间情绪异常低落,甚至有些抑郁。每天放学一回家,流会看到他们吵架和砸东西。所以后来我就迟迟不肯回去,在街上到处游荡。

那天是我17岁生日,晚上下了雪,我出了地铁口看到一个少年在弹吉他。

他穿着黑色长棉衣戴着黑色帽子,也许是因为放不开,一直戴着口罩唱歌。他的歌声低沉清澈,像有魔力,让人上瘾。

寒风凛冽,我背着书包站在风中呆了很久,一想到回家从没有人会记得有的生日,而只有无休止的争吵,鼻子便骤然一酸,也不想离开。

“喂,你怎么哭了?”他看到我了,就停下来。

我看着他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一个陌生人,却让我无比安心:“今天我生日,你可以为我唱一首歌吗?”

“好啊。”他眼睛一亮,眨了眨眼:“真巧,今天我也生日。”

他唱了《可乐》。歌声特别让人惊艳。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家?”

有时候他唱歌的间隙,会停下来和我说两句话。

我歪着头看他:“我不想回家,你怎么不回家?”

他脸上露出浅浅的笑容:“我想唱歌。”

“我想听你唱歌。”

我俩相视一笑。

然后他闭着眼歌唱,我们谁都不说话,直至夜深雾重。结束时,他骑着单车送我到家楼下。

“喂,明天你还唱吗?”分别时,我叫住他。

“你还听吗?”他笑了笑,骑着车飞快地消失在巷口。

那短短的几天真的很难忘,每一天放学后地铁口的相见,给那时绝望的我带来了莫大的安慰。

当《可乐》的歌声再一次在东京巨蛋响起,我恍然大悟,心痛到不能自已。

无数记忆中的画面在脑子里轰隆隆地驶过。

那一年在芬兰他说“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那一年八月他说“生日快乐。”如今站在舞台上,他说“我想忘记她。”

是的,什么都结束了。

我的青春,那些一次又一次的相遇,再也,再也不能回去了。

< 尾声 >

2018年春天,京都樱花盛开的时候,徐坤结婚了。

工作室接到中国的订单,说是给中国顶级艺人徐坤做婚礼现场设计。设计师也会受邀参加婚礼。

Cathy来电话时,我正在河边散步,看着头顶大片大片的樱花被风吹到河里。她问我去不去。前几年她就辞职了,现在在做自媒体撰稿人。

我摇了摇头,又反应过来是在通话:“不了。”

“听说…她很像你。”她小心翼翼地开口,声音有些哽咽:“对不起。”

我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望着一簇簇粉白的樱花,眼泪还是大滴大滴地滚落。

“没有谁对不起谁,Cathy。”我深吸一口气:“替我跟他说声新婚快乐。”

“另外,其实你也喜欢过他,对吧。”那头沉默了,我继续道,“祝你早日找到幸福。”

挂掉电话,我头一次笑得那么轻松。

智力残障也能贷到款?伊川农商行请给一个解释!

我画好婚礼现场布置的手稿,向老板请了假再一次前往芬兰。

我去了赫尔辛基的白桦林,看望克莱宁大叔。也许因为我这张少见的亚洲面孔,他竟然还记得我。

我从包拿出木头杯子,想要再采一次桦树汁。那个杯子是那年圣诞节,徐坤托圣诞老人送给我的。

克莱宁大叔说木杯子叫Kuksa,是拉普兰传统工艺品,如果一个芬兰男人送了Kuksa给心爱的女孩,极有可能是求婚的前奏。

“他怎么没和你一起来?”说到这,他好奇地问。

微风拂过桦树林,一如多年前的那个云高风清的下午。我抱着杯子,鼻子骤然一酸。

“ 我把他弄丢了。”